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国史网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重要新闻 | 影像记录 |  教育指南
中国概况 | 人物长廊 | 大事年表
国史珍闻 | 图说国史 | 60年图片
专题研究 | 理论指导 | 政治史 | 经济史 | 征文启事 | 学 者
学术争鸣 | 学科建设 | 文化史 | 国防史 | 地方史志 | 学 会
论点荟萃 | 人物研究 | 社会史 | 外交史 | 海外观察 | 境 外
特别推荐 | 文 献 | 统计资料
口述史料 | 图 书 | 政府白皮书
档案指南 | 期 刊 |  领导人著作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研究机构 >> 国史年会 >> 历届年会论文 >> 第十三届国史学术年会论文集
论毛泽东人民军队民主建设思想
发布时间: 2014-11-05    作者:阚延华 付津    来源:国史网 2014-11-05
  字体:(     ) 关闭窗口

  毛泽东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在创建中国人民解放军伊始,就为这支军队奠定了两块基石:一是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二是在军队中实行民主。这两块基石确立了这支军队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的根本属性。毛泽东关于人民军队的民主建设思想,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长期革命和建设实践经验的结晶,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军事学说的创造性贡献,是毛泽东军事思想中较有特色的部分。探讨毛泽东人民军队民主建设思想,对在新形势下坚持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为指导,加强在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体系中的人民军队民主建设具有重大的现实指导意义。

  一、军队也需要民主主义

  军队实行民主主义是新型人民军队的政治基础和根本标志。早在建军初期,毛泽东就针对在红军中建立民主制度的实践指出:“中国不但人民需要民主主义,军队也需要民主主义。”《毛泽东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65页。这一结论是从对革命军队和一切反动军队不同的内部关系分析中得出的。自古以来,一切为反动统治阶级服务的军队,都是以官兵对立为特征的。反动军队的这一特征,决定了它在上下级之间、官兵之间的关系上,只能是雇佣关系。因此,军队要打破雇佣关系,从根本上改变几千年来官兵之间的对立,就必须在军内实行民主。“军队内的民主主义制度,将是破坏封建雇佣军队的一个重要的武器。”《毛泽东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65页。

  军队实行民主主义是人民军队宗旨的体现。毛泽东早在1938年总结工农红军和八路军在这方面的经验时就指出:“很多人对于官兵关系、军民关系弄不好,以为是方法不对,我总告诉他们是根本态度(或根本宗旨)问题,这态度就是尊重士兵和尊重人民。”《毛泽东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512页。他还指出,在这个宗旨下面,“在内部——官兵之间,上下级之间,军事工作、政治工作和后勤工作之间;在外部——军民之间,军政之间,我友之间,都是团结一致的。”《毛泽东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039页。毛泽东的这些论述,揭示了民主与人民军队宗旨的关系。

  军队实行民主主义是人民军队战斗力的源泉和动力。毛泽东认为,民主主义是军队团结统一的基础。他指出:“统一在军事上尤为重要,但是军事的统一,亦应建筑在民主基础上。在军官与士兵之间,军队与人民之间、各部分军队相互之间,如果没有一种民主生活、民主关系,这种军队是不能统一作战的。”《毛泽东军事文集》第2卷,军事科学出版社1993年版,第719页。军队实行了民主,“官兵一致的目的就达到了,军队就增加了绝大的战斗力。”《毛泽东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511页。这就是说,实行民主有利于改进领导作风和工作方法,有利于官兵之间的了解沟通,有利于理想信念的认同,如此,战斗力的增强也就有了前提和基础。正因为如此,毛泽东在《井冈山的斗争》中写到,“红军的物质生活如此菲薄,战斗如此频繁,仍能维持不敝,除党的作用外,就是靠实行军队内的民主主义。”《毛泽东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65页。在新型人民军队中,实行了民主,官兵精神上得到解放,政治上获得解放,他们就会感受到自己是军队的主人,就会极大地焕发革命责任感和为远大目标而自觉奋斗的牺牲精神。

  二、实行政治、经济、军事三大民主

  我军实行民主主义,经过长期的实践,到1948年1月30日,毛泽东在《军队内部的民主运动》中,对我军的民主运动作了总结,首次把我军的民主概括为政治民主、经济民主、军事民主三个方面。他还指出:“部队内部政治工作方针,是放手发动士兵群众、指挥员和一切工作人员,通过集中领导下的民主运动,达到政治上高度团结、生活上获得改善、军事上提高技术和战术的三大目的。”《毛泽东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275页。

  政治民主,主要是指干部和战士在政治上平等。毛泽东指出:“官兵之间只有职务的分别,没有阶级的分别,官长不是剥削阶级,士兵不是被剥削阶级。”姜思毅:《中国共产党军队政治工作七十年史》第1卷,解放军出版社1991年版,第180页。基于这一点,必须坚持政治民主。一是必须尊重广大官兵应有的政治权利。在我军创建史上,毛泽东是最早提出士兵权利问题的领导者。为了确保士兵享有应得的政治权利,他不仅在部队中创建了士兵委员会组织,而且规定该组织有申诉士兵痛苦的权利,有监督军官的权利等。毛泽东关于士兵政治权利的思想,源于他提出的“人民是创造历史的根本动力”的原理和“一切权利属于人民”的理念。二是必须坚持广大官兵在军队建设中的主体地位。毛泽东有一句铭言,叫作“军队的基础在士兵”。在他的著作中,多次以“主人”、“主体”等概念,明确地表述广大官兵在整个军队建设中的地位作用。

  经济民主,主要是实行广大士兵参与经济管理,使生活获得改善。毛泽东指出:“关于经济民主,必须使士兵选出的代表有权协助(不是超过)连队首长管理连队的给养和伙食。”《毛泽东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275页。实行经济民主,有利于经费开支的民主监督,杜绝贪污浪费等不良倾向,使生活水平得到相应的改善;实行经济民主,有利于干部与战士同甘共苦,打成一片。而官兵同甘共苦的生活能够产生认同感和亲和效应,即使是部队面临较大的困难和艰巨的任务,也能齐心协力地团结在一起。可见,经济民主所产生的效应不仅仅是物质利益本身,更重要的是经济地位体现着政治地位,发挥着激励作用和责任感驱动作用。

  军事民主,就是充分发挥广大官兵的聪明才智,确保训练质量和战斗力的提高。一是在训练中发扬军事民主。抗日战争时期,毛泽东向全军推广陕甘宁边区部队开展民主练兵的新方法。称赞陕甘宁边区部队“打破陈规,采用官教兵,兵教兵,兵教官群众运动的练兵方法,是突破历史的新创造。”姜思毅:《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工作史(讲义)》,解放军政治学院出版社1984年版,第325页。解放战争时期,他又明确指出:“必须在练兵时实行官兵互教,兵兵互教。”《毛泽东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275页。毛泽东倡导的这种民主练兵形式,构成了我军的特色。二是在作战中发扬军事民主。毛泽东特别赞赏在作战时,发动士兵讨论如何攻克敌阵,如何完成战斗任务的民主做法。在过去的革命战争年代,军事民主对取得各种战役战斗的胜利显示了巨大的威力,事例不胜枚举。

  三、建立和完善民主制度的组织形式

  建立和完善军人委员会制度。毛泽东认为,在军队中实行民主主义,不能停留在口头上,要有实实在在的组织形式,以此作为贯彻民主制度的载体。在他主持进行的“三湾改编”中,不仅提出了军队实行民主主义的口号,而且还建立了士兵委员会。士兵委员会,是作为党领导下的代表士兵利益的群众组织而存在的。正如毛泽东在《井冈山的斗争》一文中所说,红军士兵会的宗旨和任务是“代表士兵利益,并做政治工作和民众工作”,党代表“要督促士兵委员会进行政治训练,指导民运工作”。《毛泽东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64页。这说明,士兵委员会是军队中党领导的群众组织。无论后来士兵委员会的名称、职权和任务如何改变,这一根本性质都始终未变。

  建立和完善士兵代表会议制度。早在1928年11月,毛泽东就主张士兵代表会议要形成制度,并与士兵委员会相得益彰。他说:“红军中的各级士兵代表会议,现亦正在使之经常建立起来,纠正从前只有士兵委员会而无士兵代表会的错误。”《毛泽东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72页。1929年9月1日,陈毅在向中央提交的《关于朱毛红军的历史及其状况的报告》中指出,在红四军的军、团、营均设有士兵代表会议,按全营每5人举1位代表、全团每10人举1代表、全军每30或50人举1位代表分别组成之。《红军士兵会章程》也规定,团、营士兵会设代表大会和执委会,士兵会代表大会每月开会1次。虽然,军人代表会议制度自建立后几经被取消和忽略,但毛泽东给我军留下的这份宝贵财富还是被继承下来了,这就是今天我军仍在坚持的军人代表会议制度。可见,士兵代表会议制度是一项富有生命力的民主制度。

  四、广泛开展军队内部的民主运动

  毛泽东认为,开展群众性的民主运动,是推动军队民主建设进而带动军队整体建设水平、提高部队战斗力的重要方法之一。早在我军初创时期,毛泽东就在领导井冈山根据地建设中进行着人民军队民主实践,从而使根据地和革命队伍不断发展壮大。抗日战争时期,毛泽东又根据群众创造,大力倡导开展“尊干爱兵运动”。1944年12月,他在《一九四五年的任务》的演讲中强调指出:“军队内部的团结,非常之重要。我们八路军新四军,历来依靠官兵一致,获得了光荣的胜利。”“应当在每一个部队内部举行拥干爱兵运动,号召干部爱护士兵,同时号召士兵拥护干部,彼此的缺点错误,公开讲明,迅速纠正,这样就能达到很好地团结内部之目的。”《毛泽东军事文选》第2卷,军事科学出版社1993年版,第741、742页。“尊干爱兵运动”采取召开民主大会,检查官兵关系,听取战士的批评意见,制定尊爱公约等形式,充分发扬了民主,不仅教育了干部,同时也教育了战士,相互间沟通了思想,消除了隔阂,增强了官兵团结。解放战争时期,以“诉苦”和“三查”为主要内容的新式整军运动,使我军的政治民主得到了进一步发扬。毛泽东指出:这种新式整军运动,“是完全有领导地和有秩序地采用民主方法进行的”,“这种民主的群众性的新式的整军运动,今后必须继续进行”。《毛泽东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312页。

  五、着力提高军官的民主素养

  毛泽东特别强调,搞好军队内部民主的核心问题在于干部,在于干部对战士的根本态度。因此,他非常重视提高军队干部的民主素养。

  要使军官增强民主意识。《古田会议决议》明确规定了“坚决废止肉刑”、“废止辱骂”和“优待伤兵问题”三项原则,其对军官来说,就是要增强他们的民主意识。毛泽东还经常召开各级干部会议,强调:贯彻民主主义,最重要的是干部带头树立民主观念。同时,对拒不执行民主制度的干部进行严肃批评教育,采取必要的组织措施,敦促他们提高认识,端正态度。

  要注重提高军官民主决策的能力。毛泽东曾多次论及提高干部民主决策能力的问题。在“古田会议”决议第二部分“党的组织问题”中,毛泽东提出了增强党员特别是干部党员民主决策能力的主张。1937年5月8日,在《为争取千百万群众进入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而斗争》一文中提出,“依靠实行党的民主集中制去发动全党的积极性……用发挥全党的积极性,锻炼出大批的干部……”1949年3月13日,在《党委会的工作方法》一文中又提出:“党委书记要善于当‘班长’”,“要把问题摆到桌面上来”,“互通情报”,“学会‘弹钢琴’”、“胸中有数”、出“安民告示”等。毛泽东的这些思想观点对于培养各级干部尤其是各级领导干部的民主决策能力,增强民主决策素质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要掌握民主管理教育的方法。最能体现这一思想的就是1930年5月,毛泽东提出处理官兵关系的七条管教方法:第一,干部要深入群众,要群众化。即政治上平等,视为阶级兄弟。第二,干部要时刻关心战士,体贴战士。第三,干部要处处以身作则,做战士的表率。第四,干部要学会发动战士自己教育自己,自己管理自己。第五,说服教育重于惩罚。第六,宣传鼓动重于指派命令。第七,赏罚要分明。姜思毅:《中国共产党军队政治工作七十年史》第1卷,解放军出版社1991年版,第188~189页。这七条办法,将红军正确执行集中指导下民主管理的精神体现于日常管理之中,对后来我军用民主的方法搞好管理教育有着深远的影响。

  六、军队实行民主需特别注意的问题

  坚持军队的民主是集中领导下的民主。毛泽东认为,民主与集中是一个统一体矛盾着的两个侧面,它们是矛盾的,又是统一的,不应片面地强调某一侧面而否定另一个侧面。我军内部实行的民主是相对于集中而言的,通常是指各种行动和活动中的民主。因此,必须在集中指导下进行,或者叫作统一领导下的民主。毛泽东在论述军队内部的民主时,曾明确指出这种民主是有“一定限度的”《毛泽东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511页。、“有领导地有秩序地”《毛泽东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294页。、“集中领导下的”《毛泽东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275页。或“集中指导下的”《毛泽东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89页。民主。此后,毛泽东在许多讲话或文章中,都要求我们作各种决议、决定、工作计划以及情况允许条件下制定作战方案时,要充分发扬民主。同时,也提醒我们“不要议而不决”,“不要只讲民主不讲集中”。他还指出:“我们的目标是要造成一个又有集中又有民主,又有纪律又有自由,又有统一意志、又有个人心情舒畅、生动活泼,那样一种政治局面。”《毛泽东著作选读》下册,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819页。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极端民主化和绝对平均主义。中国红军初创时期,曾出现过要求实行所谓“由下而上的民主集中制”、“先交下级讨论,再由上级决议”等极端民主化的错误主张;而绝对平均主义则是极端民主化的经济表现,当时曾出现没收地主一个鸡蛋也要由士兵委员会负责平分的现象。针对这些问题,毛泽东在主持制定的《古田会议决议》中提出从三个方面着手解决:一是“从理论上铲除极端民主化的根苗”。即认识极端民主化思潮的来源在于小资产阶级的自由散漫性,认清极端民主化倾向的危害在于损害以至破坏党的组织建设,削弱以至毁灭党的战斗力,使党负不起领导革命斗争的责任,由此而导致革命的失败。二是“在组织上,厉行集中指导下的民主生活”,反对要求极端民主的无组织无纪律现象。三是通过干部自觉性的养成和士兵思想认识的提高来扭转极端民主化倾向。

  必须始终同封建军阀主义做斗争。中国是一个受封建思想影响深重的国家,在军队中实行民主主义,清除封建军阀主义是一个长期的任务。毛泽东在1937年指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这个军队“也不是一开始就像现在的情形,它也曾经过许多的改造工作,主要是肃清了军队内部的封建主义,实行了官兵一致和军民一致的原则。”《毛泽东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371页。其实,毛泽东在建军初期对军队的一系列改造,主要是针对封建军阀主义进行的。1937年春,在全党全军范围内开展了反对张国焘右倾机会主义路线的斗争。中共中央政治局《关于张国焘同志错误的决定》指出:张国焘的政治路线就是“右倾机会主义的退却路线和军阀主义”;“张国焘路线是农民的狭窄性,流氓无产阶级的破坏性,及中国封建军阀的意识形态在无产阶级政党内的反映”。毛泽东还针对红军改编后某些人不愿意严格地接受共产党的领导、发展个人英雄主义、以受国民党委任为荣耀(以做官为荣耀)等错误倾向,明确提出向军阀主义做斗争的问题。他指出:“这个新军阀主义倾向虽然和表现在打人、骂人、破坏纪律等等现象上面的老的军阀主义倾向同其根源(把共产党降低到国民党),同其结果(脱离群众);然而它是在国共两党统一战线时期发生的,它带着特别大的危险性,所以特别值得注意,需要坚决地加以反对。”《毛泽东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393页。此后,我们党在军队中持续开展了反军阀主义倾向的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