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国史网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重要新闻 | 影像记录 |  教育指南
中国概况 | 人物长廊 | 大事年表
国史珍闻 | 图说国史 | 国史辨析
专题研究 | 理论指导 | 政治史 | 经济史 | 征文启事 | 学 者
学术争鸣 | 学科建设 | 文化史 | 国防史 | 地方史志 | 学 会
论点荟萃 | 人物研究 | 社会史 | 外交史 | 海外观察 | 境 外
特别推荐 | 文 献 | 统计资料
口述史料 | 图 书 | 政府白皮书
档案指南 | 期 刊 |  领导人著作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经济史 >> 经济运行史
浅析1956-1966年中国的侨汇物资供应政策
发布时间: 2019-06-27    作者:齐鹏飞 张玲蔚    来源:国史网 2019-03-25
  字体:(     ) 关闭窗口

   华侨汇款(以下简称侨汇)主要是指海外华人华侨和港澳同胞寄回国内的款项,是居住在国内的侨眷、归侨包括港澳同胞家属生活的重要来源之一。而侨汇物资供应政策是新中国在特定历史时期为了争取侨汇以支援国家经济建设和照顾侨眷、归侨生活而实施的一项优惠性政策。具体是指侨眷、归侨和港澳同胞家属在国内银行按汇率领取海外华人华侨和港澳同胞的汇款时,可以领到相应数量的侨汇物资供应券(以下简称侨汇券),凭侨汇券可到专门商店(专柜)购买市场上紧缺的商品,其目的是“广开侨汇出路,以鼓励归侨、侨眷、侨生积极争取侨汇”。[1]

  侨汇物资供应政策的发展历程主要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1956~1966年,侨汇物资供应政策在实践中逐步发展完善,为稳定侨心、鼓励侨汇内流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第二阶段是从20世纪70年代末恢复实施到90年代初期逐渐取消。1978年3月,商业部、中国人民银行、国务院侨务办公室召开侨汇物资供应工作座谈会,之后侨汇物资供应工作逐渐恢复。随着中国对外开放的不断扩大和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人民生活逐渐改善,通过国家银行汇入的侨汇数额逐渐减少。与此同时,市场的进一步放开使市场供应日益丰富,加上外汇券的发行和使用范围的扩大,侨汇券被逐渐取代。90年代初,侨汇物资供应政策逐渐退出历史舞台。由此可见,第一阶段的侨汇工作因其在国家发展中的重要作用而具有十分鲜明的时代特色,这也是笔者选取这一阶段的侨汇物资供应政策作为研究对象的主要原因。

  一、侨汇物资供应政策出台的背景

  侨汇物资供应政策的出台,反映出新中国成立后侨汇在国家建设中的重要地位,也是国家稳定侨心和争取侨汇基本思路的具体体现。同时,计划经济体制以及20世纪50年代末的经济困难与物资匮乏,成为侨汇物资供应政策产生与发展的主要因素。

  (一)新中国成立初期,国内严峻的经济形势和西方国家的严密封锁,使侨汇成为经济建设的重要资金来源

  首先,新中国成立后的经济形势十分严峻。旧中国遗留下来的国民经济体系十分落后,“当时国民经济中现代工业占17%,个体农业和手工业占83%”[2]。由于受到长期战争的冲击和破坏,使国民经济面临工业凋敝、农业萎缩、贸易阻塞、市场混乱、物价飞涨的严峻形势,其时经济工作的困难程度远远超过新中国成立后的各个历史发展时期。

  其次,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新中国实行封锁和禁运,使新中国的经济建设面临内外交困的局面。因此,在新中国成立初期,侨汇不仅是海外华人华侨联系祖国的重要纽带和桥梁,同时也为改善侨眷、归侨生活以及新中国经济建设做出了贡献,被认为是“祖国社会主义工业化中外汇资金的主要来源之一”[3]。具体来说,从1950年至1954年底,全国侨汇收入“为六亿八千四百零六万美元,等于同期我国对资本主义国家出口外汇收入的百分之五十左右”[3],是新中国国民经济恢复与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重要资金来源。在整个“一五”计划时期,侨汇在全国非贸易外汇收入中都占有较高的比重。侨汇在新中国经济建设中的重要作用是侨汇物资供应政策产生的根源。

  (二)凭票定量供应方式和因物资匮乏产生的“以物代汇”现象,造成国家侨汇收入不断下降,这是侨汇物资供应政策产生的重要因素

  首先,计划经济体制下对生活必需品的凭票定量供应方式是侨汇物资供应政策产生的最主要因素。为了贯彻过渡时期总路线,实施“一五”计划,解决人民生活和国家建设所需的最重要物资的供需矛盾,1953年10月16日,中共中央做出《关于实行粮食的计划收购与计划供应的决议》,规定“所有收购量与供应量,收购标准与供应标准,收购价格与供应价格等,都必须由中央统一规定或经中央批准”。[4]随后,统购统销政策正式出台,实行粮、棉、油等物资的统一征购、统一销售、统一调拨、统一库存的管理体制,粮、棉、油等物资开始凭票定量供应。这使得侨眷、归侨和港澳同胞家属尽管可以收到海外亲人寄来的钱,但由于没有购物票证,仍然买不到所需物资,从而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海外华人华侨和港澳同胞汇款的积极性。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侨汇物资供应政策是在国家实行统购统销政策后,为贯彻落实国家的侨务政策,对侨眷、归侨和港澳同胞家属在生活上实行特殊照顾的一种方式,是凭票定量供应方式的另一种表现形式。

  其次,市场供应紧张是侨汇物资供应政策出台的重要原因。“大跃进”运动造成国民经济主要比例关系失调,从1958年开始,主要农作物产量连年下降,“1958年全国年人均粮食产量在606斤,1960年下降为433.5斤,下降了172.5斤,即减少28.47%;而1961年降到307斤”。[5]由于粮食减产,副食品供应紧张,对城乡人民生活造成了很大影响。市场供应紧张加速了侨汇物资供应政策的出台。

  由于生活物资的匮乏,为照顾侨眷、归侨和港澳同胞家属的生活,国家对华人华侨和港澳同胞从海外邮寄(携带)的粮油等物资实施免税政策,并规定“归国华侨带回的一切行李物品一律免收关税,归国华侨带回的一切财物永远归个人所有”。[6]自此,众多海外华人华侨和港澳同胞将一部分赡家汇款用于在国外购买粮食、副食品等寄回国内,大量侨汇遂转化为生活物资,“以物代汇”现象逐渐增多。1961年“华侨和港澳同胞寄回或带回的粮食、副食品约有十多万吨”[7]。因而从1958年以后侨汇大幅度下降,“平均每年汇款从1~1.4亿美元之间,降至0.5~1.1亿美元之间。迨至1962年下降至5000万美元,1958~1962年5年侨汇合计为4.5亿美元”。[8]据不完全统计,闽粤地区的侨汇在这一段时期至少减少了30%~40%。[9]

  鉴于侨汇在新中国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中的重要意义,同时迫于经济困难和物资匮乏造成的侨汇下降问题,侨汇物资供应政策应运而生,成为国家稳定侨心、争取侨汇的重要举措。

  二、侨汇物资供应政策的初步实施和不断调整

  1956~1966年间,侨汇物资供应政策在历经酝酿—试行—确定—完善的过程之后,逐渐成为全国性的特殊优待政策。

  (一)1956~1958年,侨汇物资供应政策的酝酿和试行

  根据实际情况来看,侨汇物资供应政策是从广东、福建等省针对侨汇户的物资优待政策发展而来。

  广东是中国重点侨乡,侨汇收入一直居全国前两位。新中国成立后,广东省政府采取各项措施积极争取侨汇,保证侨汇收入的稳定增长。广东全省实行粮食统购统销政策后,1955年,“省政府还根据侨乡侨户的特点,规定侨户大米供应量大小口每月平均不低于12公斤,1956年提高到13~15公斤,当年还专项拨出大米2000万斤,油、糖各50万公斤,布10万匹,专供侨户举办婚丧喜庆的需要”。[10]

  国家对粮食、食油、棉布等商品实行统购统销后,为照顾华侨回乡探亲和侨眷、归侨生活需要,1956年1月,粮食部、商业部、侨务委员会对侨眷、归侨的生活必需品供应做出规定,加强了粮食、食油、糖、棉布、肉类等物资的供应。7月,福建省侨务委员会、粮食厅、供销社、商业厅发出《关于华侨、侨眷粮食、食油等物资供应的联合通知》,[11]但此时的物资供应只是对侨汇户的一项照顾政策,物资的多少和侨汇的数量并无直接关联。为争取更多的侨汇以支援社会主义经济建设,从根本上解决侨眷、归侨的物资供应问题,满足他们的生活需要,1957年7月,国务院批转外贸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华侨事务委员会(1954年9月21日一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组织法》规定,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华侨事务委员会,原中央人民政府华侨事务委员会即告结束。据规定,其国内业务主要是:领导侨眷生产,沟通侨汇,辅导投资,归侨安置,侨生就学,侨眷出入国,侨眷、归侨之宣传教育和侨务政策拟定与贯彻等方面的工作;其国外业务主要是:侨团、侨校、新闻、出版、文艺、宣传等方面的工作。1970年6月,中共中央批准国务院精简机构方案,决定撤销华侨事务委员会,其业务并入外交部。1978年1月5日,外交部根据形势发展的需要,建议成立侨务办公室,作为国务院直属机构,由外交部代管。同年9月20日,国务院办公室按照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定,将侨务办公室改为国务院办公机构序列。参见国家行政学院编著:《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机构五十年》,党建读物出版社2000年版,第160~161页。)(以下简称华侨事务委员会)、中国人民银行《关于争取侨汇问题的报告》指出:“广东、福建两省对侨眷和归侨的物资供应,可以根据省内具体情况,试行一种适合争取外汇的供应办法。对于某些统购统销物资,发给规定限度以内的特制的证票”。[12]

  随后,在广东、福建两省开始试行凭侨汇证对侨眷、归侨在定量外增加商品供应的办法。

  1957年10月,广东全省“实行凭侨汇增加物资供应的办法,对粮、油、肉、布、糖等定量供应物资,可凭侨汇证供应。同时实行侨汇建筑材料供应办法,为侨户在城乡购建房屋提供方便,并给城市侨汇建房以免收房地产税5年的优惠”。由此,不少侨乡新建起华侨新村,“1965年以前仅广州市兴建的华侨新村侨房及以侨汇兴建的房屋就达16万平方米”。[10](pp.225~226)

  1957年11月,福建省人民委员会发出《关于凭侨汇收入增加物资供应的通知》,规定“从1957年12月1日起,侨汇收入100元人民币,可凭侨汇证购买大米21斤、食油3斤、棉布10尺、食糖5斤、猪肉2斤”。[13]由此,侨汇物资供应开始与侨汇金额挂钩,逐渐成为鼓励侨汇内流的重要政策驱动。“1958年4月和1959年1月,又先后决定降低凭侨汇证供应的粮、油、糖、布、肉的零售价格”。1959年10月,“国务院进一步规定凭侨汇供应物资的标准和范围,并再次降低某些商品的价格。国家专门拨出一部分统销商品供应华侨、侨眷”。据不完全统计,从1956年至1959年上半年,福建“全省供应侨户的商品有:大米5999万斤,食油720万斤,糖1450万斤,棉布2399万尺,此外还有水泥、木材、钢材等侨汇建筑物资”。[13]

  (二)1959~1966年,侨汇物资供应政策的确定、完善直至暂时取消

  为团结海外华人华侨和港澳同胞、争取侨汇,1959年10月9日,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凭侨汇证增加侨眷归侨物资供应的指示》,指出要在广东、福建、浙江、广西进一步推广侨汇物资供应政策,并明确规定:一是“凡有侨汇(外汇)收入的侨眷、归侨和归国华侨学生,以及港澳同胞眷属和海员眷属,均可按照其侨汇(外汇)收入多少,分别增加供应一定数量的物资”;“侨汇(外汇)收入多少”成为具体的供应标准。二是划定了物资供应的标准和范围,每100元人民币的侨汇(外汇)收入,“可凭侨汇(外汇)证增加供应粮食(包括大米、面粉和豆类)12市斤,食油2市斤,糖2市斤,猪肉2市斤,棉布10市尺”。三是规定了物资供应的价格,赡家侨汇相对应的食品、副食品等普遍高于市场价格,其中“粮食高于市价50%,食油100%,糖、猪肉和棉布30%”,而建筑材料则按照市价供应。[14]1961年,为了进一步贯彻国务院、华侨事务委员会关于保护和增加侨汇的相关指示,凭侨汇证票购买统购统销物资的举措开始在全国实施。

  其后,随着政治、经济等形势的发展,侨汇物资供应政策也在不断地调整,具体表现在:

  1.侨汇物资供应的对象和范围扩大

  一方面,可享受政策的侨眷、归侨的范围有所扩大。1959年10月9日,国务院在《关于凭侨汇证增加侨眷归侨物资供应的指示》中指出:侨汇物资供应的对象“原则上不包括有社会主义国家侨汇收入的侨眷”[14]。1961年11月,华侨事务委员会、商业部、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华侨汇款增加物资供应的办法》中明确指出,侨汇物资供应范围只针对“有资本主义国家侨汇(外汇)收入的中国公民(包括华侨、海员和港澳同胞的亲友,归侨和归国华侨学生)”。[15]1963年3月,国务院批转华侨事务委员会和中国人民银行的请示报告,同意“对社会主义国家华侨汇款和出国工人赡家汇款按照对资本主义国家华侨汇款供应物资的标准给予物资供应”。侨汇物资供应对象的范围进一步扩大。不过,对于“这部分侨汇可否按对资本主义国家华侨汇款一样给予存款、投资、建屋、旅行等各项优待,当时没有明确规定”。1965年4月13日,中国人民银行、华侨事务委员会《关于对社会主义国家华侨汇款完全按对资本主义国家华侨汇款优待办法给予各项优待的请示报告》指出:“对于来自社会主义国家的华侨汇款,完全按照对资本主义国家华侨汇款的各项优待办法给予存款、投资、建屋、旅行等各项优待,并自一九六五年六月一日起实行”。[16]4月30日,国务院同意了这一请示报告。

  另一方面,针对的外汇种类有所扩大。这主要是指侨汇物资供应政策不仅针对华侨汇回国内的款项,同样也包括所有拥有外汇的中国公民。1961年,为了鼓励居民将外汇兑给国家,侨汇物资供应范围由侨汇扩大到所有通过银行兑换的外汇收入。

  1961年11月,华侨事务委员会、商业部、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华侨汇款增加物资供应的办法》明确规定:“凡有资本主义国家侨汇(外汇)收入的中国公民(包括华侨、海员和港澳同胞的亲友,归侨和归国华侨学生),收款人均可按其兑换给国家的外汇多少,分别供应一定数量的物资。”[15]而这些外汇收入具体包括:“华侨(包括海员、港澳同胞)回国时带入的外汇(包括外钞)、黄金、白金、白银及金银制品兑换给银行所得的款项”;“华侨整批进口的一、二类(为鼓励华侨进口物资,争取侨汇、增加存款以支援祖国建设,华侨事务委员会、对外贸易部、中国人民银行、商业部对华侨进口物资,根据不同种类做出如下规定:“第一类:国家当前必需的物资:如橡胶、橡胶良种、西沙麻、石油等,按到岸价格加较高利润收购。第二类:一般需要的物资:如椰干、椰油、胡椒、南药等,按到岸价格酌加利润收购。第三类:黄金、钻石等贵重物品,进口后可以自存,也可以出售给国家有关部门。第四类:其他一般物品,按到岸价格或酌定价格收购”。参见《关于华侨进口物资和争取侨汇、增加存款等问题的请示报告(1962年2月8日)》,《物价文件汇编(华侨携带进口商品作价)》,商业部物价局1981年编印,第28页。)物资,售给国家收购部门所得的价款”;“华侨按照国家进口粮食、化肥、饲料售给国家收购部门所得的款项”;“国内居民将所有外汇兑换给银行的款项;其他将银行批准可以抵解侨汇的款项”。[15]同时,为鼓励华人华侨投资,“华侨投资于国营华侨公司所得的股息,其中百分之五十允许申请结汇的部分,如果放弃结汇,可以发给侨汇物资供应证”。[7]

  综合来看,随着侨汇物资供应对象和范围的扩大,侨汇物资供应政策吸引侨汇的作用不断增强,逐渐成为新中国争取海外华人华侨和港澳同胞资本内流的重要政策支持。

  2.侨汇物资供应的标准不断调整

  1962年上半年全国侨汇收入约2500万美元,较1961年同期减少50%,有的地区减少了80%[17]。为了最大限度地满足侨眷、归侨和港澳同胞家属的生活需要,扭转侨汇收入下降的趋势,1962年5月17日,华侨事务委员会、中国人民银行、商业部、粮食部、对外贸易部向国务院提交了《关于一九六二年侨汇问题的报告》,提出:要“做好对侨眷、归侨的物资供应工作”,“凭侨汇证供售物资的标准,拟提高为每百元人民币的侨汇可以买到六十到六十五元的物资。具体供售标准,按每百元人民币侨汇计算:供售粮食由原定十二市斤,增加为三十市斤(包括面粉、豆类),油、糖由原定各两市斤增加为各三市斤”,“肉类仍为两市斤,布仍为十市尺,再增加针织品折布一市尺”。这一报告得到国务院批准,于1962年7月1日起实行。[18]

  1962年8月,针对1962上半年全国侨汇收入下降的情况,侨汇物资供应工作会议决定自9月1日起再次适当提高侨汇物资供应标准,每100元人民币侨汇“供应粮食80市斤,油4市斤、糖5市斤、肉3市斤、布15市尺(包括针织品)。另外供应价值50元人民币的日用品及其他副食品”[17],以解决以物代汇问题。自提高凭侨汇证供应物资的标准以后,侨眷、归侨和港澳同胞家属的主要生活需要得到满足,携带和邮寄进口的粮食、副食品有所减少,侨汇收入逐月回升。以厦门市为例,“1962年下半年国民经济逐渐复苏,翌年,侨汇开始止降回升,1965年与1962年相比,增长1.5倍”。[19]

  3.侨汇物资供应的价格由高于市价向平价调整

  在侨汇物资供应政策试行和初步实施阶段,赡家侨汇供应的食品、副食品价格等普遍高于市场价格,其中“粮食高于市价50%,食油100%,糖、猪肉和棉布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