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国史网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重要新闻 | 影像记录 |  教育指南
中国概况 | 人物长廊 | 大事年表
国史珍闻 | 图说国史 | 60年图片
专题研究 | 理论指导 | 政治史 | 经济史 | 征文启事 | 学 者
学术争鸣 | 学科建设 | 文化史 | 国防史 | 地方史志 | 学 会
论点荟萃 | 人物研究 | 社会史 | 外交史 | 海外观察 | 境 外
特别推荐 | 文 献 | 统计资料
口述史料 | 图 书 | 政府白皮书
档案指南 | 期 刊 |  领导人著作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国史学者 >> 朱佳木 >> 学者行踪
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地方志编委会调研时的讲话
发布时间: 2012-11-21    作者:朱佳木    来源:《中国地方志》 2012-11-21
  字体:(     ) 关闭窗口

  首先,我代表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和陈奎元同志向大家表示亲切慰问,并通过你们向工作在自治区地方志战线上的全体人员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地方志工作者表示亲切慰问和崇高敬意!

  听了廖运建书记的工作汇报,让我了解到很多情况。座谈会之前,我还参观了你们的一些办公室和资料室,观看了“新疆通览”网站,浏览了介绍新疆地方志事业近30年来发展变化的墙报。这些使我产生了四点印象。

  第一,新疆地方志工作受到了自治区党委、自治区人民政府的高度重视,而且是一以贯之的。长期以来,党委领导、政府主持,专门机构具体实施的修志体制和“一纳入、五到位”的工作机制,在新疆得到了很好的贯彻落实。这不仅体现在地方志工作机构的级别和办公条件上,而且体现在自治区领导对地方志工作的具体指导上。特别是张春贤书记上任时间只有两年多,但针对地方志工作已经作了三次批示。分管地方志工作的自治区副主席贾帕尔·阿比布拉同志,每到地州视察时,都要调研、督察地方志工作。从全国来看,这些都是比较突出的。

  第二,新疆地方志编委会内部十分团结,是一个民族团结的集体。你们单位加上汉族共有6个民族,其中少数民族人数占25%,因此你们的团结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团结,不仅反映了你们重视队伍建设,而且说明你们对党的民族政策有很深刻的认识。我在全国其他地方志工作机构调研,总是要先说工作,在你们这里我要先说团结。因为这个问题在你们这里是最重要的,你们解决得很好。刚才廖运建书记说,你们除了要建设学习型、研究型、创新型、服务型方志办外,还多提了一个要建设和谐型方志办。我觉得这个提法非常好,是对我提出的建设“四型”方志办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补充,不仅新疆应当这样提,全国其他地方志工作机构也应当这样提。事实说明,凡是地方志工作搞得好的单位,都是队伍建设好、内部团结和谐的单位。反过来,凡是队伍建设搞得不好,内部不团结不和谐的单位,也一定是工作做得不好或难以做好的单位。

  第三,新疆地方志工作系统工作抓得紧,成果也很丰硕。刚才我大致翻阅了你们近些年的修志成果,首轮修志中的三级志书全疆有近200部,已基本完成了计划,剩下的几部今年年底以前也能结项出版,这对于一个西部边远省份来说是很不容易的。另外,14个地州市都有了综合年鉴,县一级年鉴的覆盖率达到90%,这一点连内地许多省份都没做到。你们还编了很多的特色志、专业志,在开发利用地方志资源方面也做了大量的工作。你们的网站虽然还不够完善,但应该说还是走在前列的。

  第四,新疆地方志工作可做的事情很多,具有远大前景。地方志是包罗万象的资料性著作,是否有东西可写,主要看记述对象的地域是否广袤,历史是否悠久,物产是否丰富,杰出人物是否众多,经济文化是否发达。新疆行政区划有160万平方公里,占我国面积的六分之一,其中有高原有盆地,有河流有湖泊,有沙漠有戈壁,动植物种类繁多,矿产资源极为丰富。新疆现有人口2100多万,包括47个民族,占全国56个民族的84%。从历史看,从石器时代起就有人类生活,从先秦起就有文字记载,从汉代起就设有都护府,往后到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历史是连续的、清晰的,有大量文物、史籍需要挖掘、整理、研究。我这次来新疆开会之前,刚刚去过乌兹别克和哈萨克斯坦,访问了他们的历史和东方研究机构。他们现在独立了,但却没有多少古代的历史资料,希望我们提供。新中国成立后的60多年,新疆的政治、经济、社会各个方面都得到了飞跃发展,特别是在2010年中央新疆工作会议之后,更进入了一个快速发展的阶段。所有这些,都使新疆地方志有写不完的内容。所以,我认为能在新疆地方志机构工作是一件十分幸运的事,是值得自豪的。

  下面,结合我所了解的一些情况谈几点意见,这些意见有的是就新疆说的,有的是就全国说的,谨供大家参考。

  一是要继续抓紧抓好对国务院《地方志工作条例》(以下简称《条例》)的宣传、贯彻和落实。

  宣传《条例》,目的在于引起人们对地方志工作的注意和重视,让大家了解地方志,关心地方志,利用地方志。《条例》是2006年由国务院颁布的,在此之前,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配合国务院法制办为制定《条例》进行了5年工作。为什么一定要在地方志工作中搞个法规?这是因为我国自从改革开放以来,治国理政的方式正在从以行政命令为主向法制化为主转变,在这种形势下,如果修志这种涉及省、市、县各级的工作再用发文件的形式来领导,已经难以适应了,必须使其有法可依,向依法修志的阶段迈进。中国有上千年的修志历史,但地方志工作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受到上上下下、方方面面的重视,这跟《条例》的颁布有直接的关系。因此,我们要充分学好《条例》、用好《条例》。这次我在宜昌全国地方志工作机构主任会议上的讲话,主要意思就是提醒大家要加强对《条例》的学习,不要以为把《条例》看过了就都弄懂了。《条例》不长,但里面的内容却非常丰富,需要反复学习,认真领会。只有自己逐条逐句弄懂了,才能把它变成手中战胜困难的武器和创造良好条件的法宝。除此之外,还要加强对有关地方志工作的其他文件的学习、领会和贯彻。比如,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印发的《关于第二轮修志的若干意见》和《地方志书质量规定》等等,都是新编地方志工作经验的凝练,应当受到地方志工作机构的高度重视,并在工作中严格执行。

  二是要进一步抓紧抓好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学习、运用和方志学学科理论的建设。

  地方志工作说到底是意识形态领域的工作,同样需要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以及科学发展观来指导。志书的原则之一是述而不论,但绝不等于志书没有观点。不同的人持不同的观点,写同一部志书,内容肯定会很不一样,说明观点对志书记述的支配作用是很大的。我们的修志工作是党领导的,观点自然要来自马克思主义理论。因此,首先必须学习历史唯物主义、辩证唯物主义,否则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就是一句空话。比如,历史唯物主义的一个基本观点是要把历史问题放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来看待。这就告诉我们,看待新中国成立后头30年中的问题,不能把它放到今天改革开放的条件下去评判,而要放到头30年的历史条件下去评判。只要这样做就会看到,头30年为后30年打下了坚实的发展基础,后30年是对头30年的扬弃和飞跃;就不会认为头30年一无是处,连旧中国都不如。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看,没有头30年的建设,不可能有后30年取得的举世瞩目成就;没有后30年的改革开放,仍按头30年那条路走下去也难以为继。其次,是学习我们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和有关的方针、政策。我们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理论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这个理论的核心就是党的基本路线,即“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在一定意义上说,也就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发展民主政治,在社会主义国家的宏观调控下发展市场经济。其他国家也搞市场经济,也与国际市场接轨,为什么唯独中国发展这么快?我认为根本原因就在于我们比他们多了一个四项基本原则。有人说中国模式是一党执政加市场经济,这是从表面看问题。我们虽然是一党执政,但我们这个党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以全心全意为人民群众服务为宗旨的党。我们虽然是市场经济,但我们这个市场经济是与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与公有制为主体、与国家宏观控制相联系的市场经济。另外,在新疆从事地方志工作,还要特别强调对党的民族理论和民族政策的学习。我们要承认民族差别,尊重民族差别,但不应强化民族差别,而应当强化中华民族大家庭中各个成员的共同性、一体性。新疆是民族区域自治地区,同时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神圣不可分割的地区。我们脑子里一定要明确这个观点,既反对大汉族主义,也反对民族主义,更反对民族分裂主义,这样写出的东西才会符合党的民族理论和政策。

  除了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还要加强方志学学科理论的建设。胡乔木同志曾讲过,地方志本身是一门学问。把修志作为研究对象的学问,古已有之,起码从清代张学诚起就开始有了。但是,现代社会科学意义上的方志学科,至今还没有完全形成。近些年关于方志理论方面的文章、著作有很多,但是国家学科目录的史学学科下面至今仍没有方志学的位置,高等院校中也没有把方志学作为一个独立的专业。这一方面说明社会对于地方志还不够重视,另一方面也说明我们自己在地方志理论研究方面做得还很不够,还没有能拿出一本公认为科学的、权威的教科书。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正在组织编纂《方志百科全书》,并决定建立方志学研究的年会制度,将中国地方志协会更名为地方志学会。所有这些措施的目的,都是为了加强方志学学科的建设,促进方志学学科理论的规范化、系统化。

  三是要不断抓紧抓好志书质量的保障工作。

  把志书质量放在第一位,是由志书的性质和新编地方志的方法决定的。地方志书不是畅销书,但却是生命力最强的书,是要流传千秋万代的。因此,必须高度重视志书的质量。志书质量问题表现在很多方面,比如书名就有质量问题。大家都承认志书是官书,修志是国家行为,既然如此,该统一的就要统一。首轮修志时,各地志书的书名五花八门,叫什么的都有。但第二轮志书的书名应当按照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的指导意见,统一为××志,而不要再叫××通志。因为这不仅不符合规定,而且也不符合续志的实际。再比如志书篇目,如果篇、章、节、目的设计不合理,志书质量也肯定会受影响。再比如观点,这也是志书质量的重要方面,如果志书在政治观点上出偏颇,质量肯定过不了关。再比如史实,这方面如果出问题,不准确,志书的质量就不可能合格。当然,上志书的东西必须做到史实准确,但史实准确的东西不一定都能上志书。对秉笔直书这句话一定要全面理解。秉笔直书不等于有什么就写什么,想写什么就写什么,如果是那样,志稿在审查验收时何必要进行保密检查呢?现在还处在阶级社会中,国内外还有敌对势力,我们不能丢掉阶级斗争观点,不能简单片面地理解秉笔直书。再比如文字,包括语法、修辞、逻辑、标点符号等等,都要讲究,这也属于质量中的问题。志书虽然不是辞书,但应当按照辞书的文字标准来要求,该简明的地方要简明,能用100字说清的问题绝不要弄成1000字。

  在志书编纂问题上,我一直讲要“四快一慢”,就是启动要快,篇目设计要快,资料收集要快,队伍培训要快,但出书要慢。初稿写好后,要反复打磨。我所以这样讲,目的在于尽最大努力保证志书的质量。《条例》规定地方志每20年一修,这就意味着每轮修志时间大体为20年,每轮志书记述的时间大体也是20年。二轮修志启动时间在本世纪初,如果按每轮修志20年计算,其结止时间应当在本世纪20年代左右。因此,志稿写好后,进行修改、完善的时间还是充裕的,不必急于出版。首轮修志的下限一般都在上世纪80年代左右,如果按每轮志书记述时间为20年计算,二轮修志的上下限应当放在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和上世纪末本世纪初。这和改革开放由开始到向纵深发展的时间刚好重叠,因此,这样断限可以使改革开放初期的记述相对完整一些,而且可以给三轮修志留下必要的时间和空间。对此,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下发的《关于第二轮地方志书编纂的若干意见》中有明确规定。现在有的地方将二轮志书的下限定在2010年,有的甚至定在2020年。这样断限,使志书记述内容与现实挨得太近,不符合史学工作的规律,也会影响三轮修志工作。编纂志书,总要让历史有些沉淀才好,因为历史上的事情放一放会看得更清楚。为什么现在志书出现越修越近、越修越快的现象呢?我认为这和一些地方领导干部错误的政绩观有一定联系。例如,有人希望能把自己的工作写进志书,希望能在自己退休或调走之前看到志书。这种心情可以理解,但不能迁就,否则志书的质量是难以保证的。

  为了保证志书质量,除了要严格执行三审等制度外,还要特别重视对主编的选任,我认为这是保证志书质量的关键性措施。志书主编应当符合三个条件:第一要有水平,第二要负责任,第三要身体好。现在的志书不像古代由一两个秀才写,而是众手成志,一本志书往往有十多个几十个部门参与编纂。但各部门作者的水平参差不齐,文风千差万别,责任心各不相同,如果没有一个合格的主编把关、统稿,只是把各部门分工写的稿子简单合在一起,那是非常危险的。主编选好后,一定要让他有职有权有责,一方面要能调动人力、进行奖惩,另一方面要从头到尾把关,逐字逐句修改。只有这样,志书质量才有可能得到保障。主编可以是地方志办公室的主任,也可以是退修的老同志。不过,身体一定要好,地方志编纂的工作量太大,没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是吃不消的。

  四是要不断抓紧抓好读志用志工作。

  读志用志是修志的目的,而且是唯一的目的。存史说到底也是为了用志,是为了后人用志。因此,读志用志是地方志工作机构的重要任务之一。《条例》规定,地方志工作机构有五个职责,其中就包括“组织开发利用地方志资源”。这是新中国对中国修志传统的创新,是当代方志人的光荣而神圣的使命。今天抓读志用志,一些过去行之有效的老办法仍可沿用,比如编简志和地情书,在报纸、电视、广播等各种媒体上开辟方志专栏等等。但是,面对信息化、网络化时代,读志用志工作的主攻方向和主要手段,应当是抓志书的数字化和地方志网站的建设。这是开展读志用志工作最为便利最为有效的形式,是以往任何方法都无法比拟的好形式。

  当前另一个读志用志的好形式,是建方志馆。不过,这个方志馆不应当是我们原来定义的那种办公室加志书室、资料室、电脑室的方志馆,而应当是把志书中的内容用沙盘、模型、塑像、展板、多媒体等形式加以展示的那种方志馆,是可以对群众特别是学生进行地情教育、国情教育的那种方志馆。方志馆这个名称来自民国,当时指的是修志机构而不是建筑。现在修志机构已经另外有了名称,叫方志办,因此我们今天提出要建的方志馆,不是也不应当是指修志机构,而应是一种建筑,一种设施。这一设施做什么最有意义呢?当然是用于开发利用地方志资源最有意义。我们常说方志书是地情书,方志办是地情办,既然如此,方志馆就应当是地情馆。当前,党中央特别重视对广大群众进行国情、地情教育。如果有一个能综合展示国情、地情的场所,无疑对开展国情、地情教育是非常有利的。方志馆只要定位准确,恰恰是承担这一职能的最佳形式。建方志馆一般需要较大的投入,如果建好后只是做办公场所,没什么人去,实在是很大的浪费。相反,如果定位为地情展示馆,教育部门一定会把它当成进行地情教育、国情教育、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场所,旅游者、参观者、考察者、投资者、经商者、打工者也一定会把它当成在最短时间内宏观了解当地自然与社会、历史与现状的最佳场所。因此,方志馆从一开始立项,定位就要准,起点就要高,以确保将来能够被干部群众、各行各业所充分利用。方志馆利用率越高,地方志工作对国家的贡献就越大,反过来说,国家对地方志工作的投入也就越值得。

  五是要更加抓紧抓好队伍建设。

  在队伍建设方面,你们做得很好,也有丰富的经验,我就不多说了。这里只强调三点:第一要大力倡导方志人精神,第二要大力加强修志队伍的能力建设,第三要大力搞好内部团结。新疆自治区地方志编委会的民族团结工作做得很好,希望你们给全国树立一个和谐方志办的典型。这个典型不仅对全国地方志系统有意义,我相信对新疆各地的机关来说也一定是有意义的。

  我要讲的就是这些,不对的地方请大家批评指正。希望将来有机会再来看望大家。谢谢!

    相关链接 - 当代中国研究所 - 中国社会科学院网 - 两弹一星历史研究 - 人民网 - 新华网 - 全国人大网 - 中国政府网 - 全国政协网 - 中国网  - 中国军网 - 中央文献研究室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当代中国研究所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京ICP备06035331号
    地址:北京西城区地安门西大街旌勇里8号
    邮编:100009 电话:66572307 Email: gsw@icc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