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史网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重要新闻 | 影像记录 |  教育指南
中国概况 | 人物长廊 | 大事年表
国史珍闻 | 图说国史 | 60年图片
专题研究 | 理论指导 | 政治史 | 经济史 | 征文启事 | 学 者
学术争鸣 | 学科建设 | 文化史 | 国防史 | 地方史志 | 学 会
论点荟萃 | 人物研究 | 社会史 | 外交史 | 海外观察 | 境 外
特别推荐 | 文 献 | 统计资料
口述史料 | 图 书 | 政府白皮书
档案指南 | 期 刊 |  领导人著作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报刊剪辑 >> 人民日报社论 >> 人民日报社论59
人民公社万岁
发布时间: 2010-05-24    作者:    来源:人民日报 2010-05-24
  字体:(     ) 关闭窗口

  标题:人民公社万岁

  日期:1959.08.29

  版次:1

  专栏:社论

  人民公社万岁

  今天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北戴河召开的扩大会议作出有重大历史意义的“关于在农村建立人民公社问题的决议”的一周年。一年以前,人民公社还只是在我国少数地方开始发展;现在,人民公社不但已经在我国所有农村(除个别少数民族地区以外)建立起来,而且扎实地站稳了脚跟,走上了健全发展的道路。人民公社这个在亚洲东部地平线上升起的太阳,正越来越强烈地发出它的巨大的热力和灿烂的光辉。

  北戴河决议有三个重大的历史功绩。第一,它分析了人民公社产生的历史背景,预见了人民公社发展的必然趋势,确定了党对于人民公社运动实行热烈支持和积极领导的正确方针。北戴河会议决议指出,“人民公社是形势发展的必然趋势。大型的综合性的人民公社不仅已经出现,而且已经在若干地方普遍发展起来,有的地方发展得很快,很可能不久就会在全国范围内出现一个发展人民公社的高潮,且有不可阻挡之势。“历史已经证明,北戴河决议的这个判断以及根据这个判断所决定的积极方针是完全正确的。第二,它对于人民公社的经济性质和发展前途作了科学的规定。北戴河决议虽然指出人民公社在将来农村由集体所有制向全民所有制过渡、由社会主义向共产主义过渡的时候,将是一种最好的组织形式,但是它明确地指出,现阶段人民公社的性质是“社会主义的,各尽所能,按劳取酬”;人民公社的所有制“仍然是集体所有的”,“由集体所有制向全民所有制过渡,是一个过程“,需要若干年的时间,而且即令在过渡到全民所有制以后,它的性质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仍然是社会主义的。为了防止人们的误解,这一决议接着还详细地指出了由社会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的条件。这些条件都是目前我国所不具备的。第三,北戴河决议对于人民公社的发展步骤,也作了一系列比较稳妥的安排。它特别强调农民群众的自觉自愿,“防止强迫命令”,“不要勉强、性急”。“各县都应先进行试点,然后逐步推广“。“在并社初期可以采取‘上动下不动‘的方法,……原来的一套生产组织和管理制度暂时不变,照常经营。““对于自留地、零星果树、股份基金等等问题,不必急于处理,也不必来一次明文规定。““人民公社建成以后,也不必忙于改变原有的分配制度,以免对生产发生不利的影响。“由此可见,帝国主义分子以及一些其他反对人民公社运动的人们,硬要制造一种印象,仿佛中共中央原来是充满狂热,想要通过人民公社运动“一步跨进共产主义“,只是因为遇到了困难,才不得不“步步后退”云云,是怎样一种毫无根据的胡说。

  由于人民公社运动受到了在生产跃进中的几亿农民的热烈欢迎,而北戴河决议对于这一运动既给予了积极的支持,又给予了正确的指导,所以在这一决议公布以后,在全国范围内迅速地形成了人民公社运动的伟大高潮,七十多万个农业生产合作社的农民群众,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组成了两万六千多个人民公社,实现了全国农村人民公社化。这是我国历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重大事件。

  从全国农村实现人民公社化到现在,还不到一年。但是人民公社这个新生的社会组织的旺盛的生命力和无比的优越性,它对于发展农村经济和文化、对于提高农民生活水平的巨大作用,已经被实际生活中无可辩驳的事实所证明了。

  去年全国农村实现公社化后,马上就面临空前的秋季大丰收和大办钢铁运动。虽然秋收中许多地方对劳动力的安排不够合理,秋收工作比较粗糙,但仍然收获了比前年多得多的粮食和棉花,并且通过小高炉生产了几百万吨“洋铁”,通过土高炉、炒铁炉等等生产了几百万吨的土铁和土钢,同时还完成了农产品和钢铁战线上的巨大的短途运输任务。如果没有人民公社,要同时完成这样的繁重的任务是根本不可能的。今年,人民公社成立后的第一个夏收,我们就在不利的自然条件下获得了比大跃进的1958年的夏季更大的丰收。据陕西、河北、河南和江苏四个省的初步统计,小麦单位面积产量超过五百斤的达六十五万多亩。公社化以前的1957年,全国没有一个县的小麦平均单位面积产量超过二百斤,而今年已经有六个省、市超过了这一水平。农业生产如此,其他方面的生产,工业方面以及林、牧、副、渔方面同样如此。成千上万的农具工厂、土化肥工厂、农产品加工工厂在全国农村中建立了起来。据今年2月间极不完全的统计,公社办的农具制造厂和修配厂已达八万六千多所。在公社化以前,农业社的集体饲养事业虽然比过去有很大发展,但同人民公社比较起来,简直无法相提并论。据有关部门最近在二十一个省(区)调查,人民公社的公养猪的头数已超过八千万头,平均每个公社有三千多头集体饲养的猪,社员私养的猪也在同时得到了迅速的发展。在农田水利基本建设方面,人民公社同样获得了巨大的成就。从去年冬季以来,人民公社除了兴修了无数的蓄水一千万立方米以下的小型水库以外,还兴修了蓄水一亿立方米以上的大型水库六十个,蓄水一亿立方米以下、一千万立方米以上的中型水库一千二百多个。今年我国遇到了几十年来最大的旱灾和水灾,受旱、受涝的面积达五亿一千多万亩,但是由于人民公社修建了很多的水利工程,并且最广泛地组织了男女农民同自然灾害作斗争,实行广大范围的大协作,已经使二亿七千万亩受旱农田得到了灌溉,从严重的旱灾威胁中解救出来。农村中广泛建立的公共食堂、托儿所、敬老院,对于解放妇女劳动力、改善农民的生活,起了重大的作用。

  像人民公社化这样大规模的、这样迅速发展的群众革命运动,在获得伟大成就的同时,当然不可避免地也要发生一些缺点。实在说,值得惊奇的并不是发生了一些缺点;值得惊奇的是,缺点同成绩相比是如此之少,缺点的克服是如此之快。人民公社的决议是去年910日发表的,而到了去年11月上旬,毛泽东同志召集的郑州会议就已经发现了当时的运动在某些方面离开了北戴河决议所指出的正确轨道,提出了纠正的措施。随后,在去年11月底到12月上旬召集的党的八届六中全会,和今年2月底到3月初召集的第二次郑州会议(党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又对人民公社的整顿工作作出了详细的规定。这些规定在两三个月中间就得到了贯彻执行,从而使这一运动在初期出现的一些问题得到了透彻的解决。这样,不但原来拥护公社的绝大多数干部和群众更加充满信心,就是农村中一些原来对人民公社抱着怀疑态度的人,现在也口服心服,心情舒畅了。“人民公社实在好,国泰民安亿万年。“这是广大农民从心坎里发出的对人民公社的热情的歌颂。

  人民公社运动是我国农村中的伟大的社会主义革命的继续和发展。很明显,对于社会主义革命,像对于民主革命一样,必须进行到底。人民公社是在我国条件下加速发展农村集体经济和根绝资本主义复辟可能性的强有力的武器。由于人民公社实行工农商学兵的相互结合和政社合一,由于目前还是集体所有制的人民公社包含着一定的全民所有制的成分(这主要表现在政社合一和社办经济的发展中),由于这个社会主义性质的制度包含着某些共产主义的萌芽,人民公社在我国条件下不但是由集体所有制向全民所有制过渡的最好的社会组织形式,而且是将来由社会主义向共产主义过渡的最好的社会组织形式。正因为这样,我国人民公社一出现,就立即引起了所有反对社会主义的敌对势力的极端的仇视和恶毒的攻击。帝国主义分子从一开始就把一切最野蛮的咒骂和最卑鄙的诽谤投向人民公社。在我国国内,已被推翻的反动阶级的残余分子和资产阶级右派分子,眼看着他们的“好日子“永远不复返了,也怀着彻骨的仇恨,肆意污蔑人民公社。但是,他们对人民公社的咒骂越凶,越发证明人民公社搞对了。他们的千百万次咒骂,丝毫也不能阻挡人民公社的巨轮的前进。

  但是,在纪念人民公社决议一周年的时候,在人民公社早已克服了初期的某些缺点而走上健全发展的道路的时候,应该看到,除了国内外反动派以外,还有一些人至今还在不满和反对人民公社运动,这就是我国人民队伍中受资产阶级思想影响比较深的一些人,包括我们党内的一些右倾机会主义分子。他们看不到,人民公社化是几亿农民的伟大社会运动,是农业生产大发展、农田水利建设大发展、农民要求扩大协作的社会主义觉悟大高涨的产物;他们看不到,在贯彻执行按劳分配的原则、明确规定公社生产队的基本所有制的条件下,人民公社的组织形式,正是进一步发展社会主义集体所有制的强大武器。他们说什么“人民公社缺乏客观物质基础,并不是客观必然的产物,而只是少数人主观愿望的产物,是少数人轰起来的“,说什么“人民公社搞早了,搞快了,搞糟了“。总之,他们看不到人民公社的优越性和几亿农民的革命热情,只对那些早已克服了的、暂时的、局部的缺点发生兴趣,从而把他们自己放在同人民群众相对立、同伟大的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相对立的地位。

  人民公社运动是不是没有客观物质基础,是不是形势发展的必然的趋势呢?让历史给我们回答这个问题吧!人民公社运动是在去年夏天开始在我国若干地方发展起来的。这个运动之所以在这个时候开展起来,是因为广大农村干部和群众,经过1957年的整风运动、反右派斗争和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之后,社会主义觉悟和劳动热情空前高涨,决心迅速地改变农村经济的落后面貌,摆脱“一穷二白”的状况。因此,从1957年冬天起(为了叙述的方便,我们在这里暂时不追溯人民公社这种组织形式在我国的更早的来源),以大兴水利为起点,农村中的生产建设有了极大的发展,原来的小规模的单纯经营农业的高级社的组织形式显出了同迅速地大规模地发展生产的要求不相适应。许多地方已经开始把小社并为大社。毛泽东同志在19583月间召集的有部分中央负责同志和地方党委的负责同志参加的成都会议,考虑到这种情况,就提出了关于把小型的农业生产合作社有计划地适当地合并为大型的合作社的建议,这个建议随后得到了中共中央的正式同意。在这以后不久,在5月间举行的党的第八届全国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提出的社会主义建设的总路线,极大地鼓舞了广大农村干部和群众,他们更加斗志昂扬、意气风发,农业的生产和建设,以及为农业服务的工业、交通运输业、农村的商业、文化教育事业和民兵事业,都获得了迅速的发展。农民要求劳动力组织得更合理,效率更高,并且要求把基层政权组织和经济组织合而为一,以便加强统一领导。就是这样,在我国广大农村中,大规模的、工农商学兵相结合的、政社合一的新的社会组织就应运而生了。这种新的社会组织完全是群众的创造,在开始的时候采用过各种各样的名称。6月间,党中央和毛泽东同志才选择了“人民公社”这样一个比较最能表现这一组织的内容和最能受到群众欢迎的名称,而在8月间党的北戴河会议上得到了一致通过。事实上,早在北戴河会议以前,几个办得最早的人民公社,例如河南遂平的嵖岈山人民公社和河南新乡的七里营人民公社,已经吸引了全国各地几十万农村干部的参观访问,向这些公社学习已经成为不可阻挡之势了。全国农村的公社化高潮,就是这样地在农村经济大发展和农民觉悟大高涨的形势下出现的。因此,除了闭着眼睛不看事实的人,谁也不能把这种“顺乎天理,合乎人情”的群众运动,说成是什么少数人凭主观愿望“轰”起来的,说成是什么“搞早了,搞快了,搞糟了“。人民公社的发生的历史固然充分地证明了它是历史发展的必然产物,它在过去一年间的发展的历史尤其充分地证明了这一点。尽管公社在全国范围内还没有一年的历史,公社却保证了农业单位面积产量的普遍提高,并且保证了大面积丰产田的广泛出现。没有一个公社在巨大的自然灾害的严酷考验中垮台。相反,农民在战胜灾害的过程中,更加深刻地认识了公社比农业生产合作社有更大的优越性,更加坚决地把自己的命运同公社的命运联系在一起。马克思说,“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当它们所借以存在的那些物质条件还没有在旧社会胞胎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所以人类始终只会提出自己所能够解决的任务,因为我们仔细去看时总可看出,任务本身,只有当它所能借以得到解决的那些物质条件已经存在或至少是已在形成过程中的时候,才会发生的。“那些怀疑人民公社运动的人们,为什么不好好地研究一下历史的事实和马克思主义对于历史发展的这一基本观点呢?

  现在我国有两种实质上都是否定人民公社的议论,一种是认为成立人民公社就要搞共产主义,否则就不能成立;另一种是认为人民公社同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差不多,完全不需要多此一举。发这两种议论的人们对于人民公社的实际都可以说是一窍不通。公社的名称诚然可以同共产主义相联系,但是也可以不同共产主义相联系—就是说,完全可以有不是(或者目前还不是)共产主义性质的公社。大家知道,近代历史上就曾经有过各种各样的性质不同的“公社”,不但在无产阶级革命时期有过不是共产主义性质的“公社”,甚至在资产阶级革命时期、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时期也有过“公社”。目前我国的人民公社是社会主义性质的,这是从一年前的北戴河决议以来就是明白无疑的。组织人民公社来更有力地推进社会主义集体经济,这难道有什么过错吗?人民公社在社会主义性质这一点上同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是相同的,但是,两者在许多方面又有区别:高级社比较起来是小集体,人民公社是大得多的集体;高级社只经营农业,人民公社是多种经济事业的综合经营者;高级社只是经济组织,人民公社是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的统一组织;高级社只是集体生产的组织者,人民公社同时又是集体生活的组织者。更加重要的是,在目前的人民公社中,虽然大体上相当于原来的高级社的生产队的所有制是基本的,但是,已经有了过去所没有的部分的公社所有制。正是这一部分的公社所有制,代表着人民公社的远大的发展前途。目前人民公社直接所有的东西,如社办企业、社办事业、由公社支配的公积金和公益金等,还不很多,但是它们却代表着我国农村的伟大的光明灿烂的发展前途。因为公社每年可以由生产队提取积累,由社办企业的利润增加积累,加上国家的投资,属于公社所有的部分的发展将不是很慢而是很快的。人民公社所有制中,实际上已经包含着全民所有制的成分。随着生产的发展,公社所有制的逐步扩大,全民所有制的成分也将逐步增长。从集体所有制过渡到全民所有制虽然还需要有一个过程,还需要若干年的时间,但是,人民公社无疑是实现这个过渡的最好的社会组织形式。同时,人民公社虽然在目前仍然是社会主义性质的,但是其中已经包含着一些过去高级社所没有也不可能有的共产主义的萌芽。有理由可以肯定,人民公社不但是加速社会主义建设的强有力的武器,而且也是将来的社会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的最好的社会组织形式。人民公社这样一个新的社会组织形式既然能够充分发挥高级社原有的优越性,又可以克服高级社的某种局限性,并且包含着远大理想的萌芽,那末,有什么理由不组织人民公社来代替高级社呢?难道“锦上添花“不是更好吗?

  当然,人民公社诞生的时间还很短,它的优越性还刚刚开始发挥,它的有远大发展前途的因素还只是萌芽。可是,难道能够因为它们是萌芽就小看它们吗?哪一棵大树不是嫩芽长成的呢?“讥笑新的幼芽软弱,抱着轻浮的知识分子的怀疑态度等等,——这一切实际上是资产阶级反对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手段,是保护资本主义而反对社会主义。我们应当缜密地研究新的幼芽,极仔细地对待它们,尽力帮助它们成长,并‘照护’这些柔弱的幼芽。……问题在于支持各种各样新的幼芽,生活本身会从中选出最富有生命力的幼芽。“(列宁:伟大的创举)看,这就是列宁对待幼芽的态度。这是一切马克思主义者对待新生事物的态度。党中央和毛泽东同志就是用这种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态度来对待人民公社运动的。

  从党的北戴河会议到现在刚刚一年,我国农村实现人民公社化到现在还不到一年。但是,作为新生的社会组织的人民公社,已经经历了严重的考验,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任凭国内外敌对势力怎样咒骂和破坏,任凭党内右倾机会主义分子怎样指责和反对,任凭严重的自然灾害怎样袭击,人民公社都没有垮台,我们因此也有权利说,它将永不会垮台。我们的英勇勤劳的人民满怀胜利的信心瞻望着未来,我们有千百万条理由高呼:

  人民公社万岁!

    相关链接 - 当代中国研究所 - 中国社会科学院网 - 两弹一星历史研究 - 人民网 - 新华网 - 全国人大网 - 中国政府网 - 全国政协网 - 中国网  - 中国军网 - 中央文献研究室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当代中国研究所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京ICP备06035331号
    地址:北京西城区地安门西大街旌勇里8号
    邮编:100009 电话:66572305 66572306 Email:gsw@icc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