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国史网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重要新闻 | 影像记录 |  教育指南
中国概况 | 人物长廊 | 大事年表
国史珍闻 | 图说国史 | 60年图片
专题研究 | 理论指导 | 政治史 | 经济史 | 征文启事 | 学 者
学术争鸣 | 学科建设 | 文化史 | 国防史 | 地方史志 | 学 会
论点荟萃 | 人物研究 | 社会史 | 外交史 | 海外观察 | 境 外
特别推荐 | 文 献 | 统计资料
口述史料 | 图 书 | 政府白皮书
档案指南 | 期 刊 |  领导人著作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时事观察 >> 政治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实践的基本经验
作者:    发布时间:2015/07/2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字体:(     ) 关闭窗口
  我国协商民主的产生和发展经历了漫长的历史过程:如果从1922年萌芽开始算起,到现在已有93年;从1949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召开到现在,中国协商民主制度建设发展有66年历史;从1956年社会主义制度确立到现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的建立、发展和完善也有近60年历史。我们要吸取总结经验、吸收教训,才能更好地推进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广泛多层制度化发展。
  一、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实践的载体基础
  (一)统一战线是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运行载体。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取得胜利的根本原因之一就是中国共产党充分发挥了统一战线的法宝作用。在一定意义上,统一战线法宝作用的发挥就是协商民主作用的发挥。通过民主协商的方式,统一战线以追求国家独立统一、民族解放为目标,以协商政权建设为形式,以统一战线政权建设为载体,最广泛地团结一切有利于革命的力量,不断推动革命取得新的胜利。因此,统一战线必须在党的正确方针政策的指引下,始终围绕党和国家的中心任务,自觉融入和服务社会主义制度体系。统一战线是中国共产党开展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实践的主要场域,要注重依托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体系发挥法宝作用。
  (二)马克思主义民主政治理论是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理论基础。马克思主义民主政治理论的核心是人民民主。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人民民主的重要形式,发展和完善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根本目的是推进人民民主。无论是在抗战时期的统一战线政权建设还是新民主主义政权建设中,无论是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人民民主统一战线还是爱国统一战线中,中国共产党都注重通过协商民主的形式,把中国最广大人民群众团结和凝聚到革命、建设和改革发展事业中;都牢牢坚持党的群众路线不动摇,通过不断完善和发展协商民主来推进人民民主。
  (三)制度体系是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运行保障。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发展经历了其制度平台从无到有、从局部到全面、从分散到系统的变迁过程。无论是在以“党内合作”为形式的第一次国共合作中,还是在以“党外合作”为形式的第二次国共合作中;无论是在大革命时期各革命阶级联合建立的“统一战线性质政权”中,还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根据地“三三制”政权建设中;无论是在中共与民盟的“君子协定”中,还是在中共与各民主党派通过“国民参政会”以及“旧政协”的密切协商合作中,我国协商民主实践只是局部、分散且不完整的,协商民主的制度平台还不够广泛、系统和健全,协商民主的制度建设还没有得到应有重视,协商民主的制度体系还未上升为国家层面的民主制度。1949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的召开,标志着我国协商民主第一次有了完善的制度平台。1954年,人大制度确立后,我国选举民主与协商民主相辅相成、相互补充的民主发展道路开始形成。由此,我国形成了同人大制度相匹配,嵌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基层群众自治制度中的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经过几十年的历程,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在纵向方面不断延伸,在横向方面不断拓展,已经发展为具有中国特色的、多样化的制度体系。
  (四)基层创新是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实践基础。基层协商民主实践形式的多样化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的发展和完善奠定了实践基础。在我国,基层协商民主实践形成了多种创新形式。比如:各种听证会、协调会、意见征求与反馈会、民情恳谈会、民主恳谈会、议政会、网络问政、乡村论坛、居民论坛等。这些具有中国特色、与中国基层实际相结合且有效满足基层群众需要的基层协商民主形式,不仅推动着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的完善,而且推动着中国民主政治的发展。
  (五)世界其他国家对民主政治发展的反思是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镜鉴。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西方政治学家开始反思以选举民主为主要形式的竞争性民主政治理论,提出了协商民主理论。西方协商民主理论的来源多样,主要有以罗尔斯为代表的“自由主义协商民主理论”、以哈贝马斯为代表的“批判主义商议民主理论”和合作主义协商民主理论。它们的主要观点是通过社会各阶层代表的协商谈判,引导有关各方在公共政策制定中进行体制化的协商合作,从而实现有序政治参与、减少社会冲突,以协商民主方式建构和谐稳定的社会秩序。西方国家对民主政治发展的反思启示我们:要从发展人民民主、建设社会主义政治文明的战略高度,不断发展和完善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
  二、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实践的基本经验
  总结我国协商民主发展的历史进程,我们可以得出如下8条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发展的基本经验。
  (一)必须接受马克思主义民主政治理论的科学指导。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人民民主的重要形式,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民主政治理论的指导。发展和完善社会主义协商民主,要符合社会主义的意识形态规定性,体现出与西方协商民主的本质区别。因此,发展和完善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只有坚持马克思主义民主政治理论,才能从根本上保证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发展的社会主义方向和人民民主方向。
  (二)必须坚持中国共产党的统一领导。中国共产党作为中国革命、建设、改革、发展事业的领导核心是历史的选择,也是人民的选择。邓小平指出:“在中国这样的大国,要把几亿人口的思想和力量统一起来建设社会主义,没有一个由具有高度觉悟性、纪律性和自我牺牲精神的党员组成的能够真正代表和团结人民群众的党,没有这样一个党的统一领导,是不可能设想的,那就只会四分五裂,一事无成。”[1] 从世界政治发展史来看,何一种社会政治制度的诞生、发展和完善,没有坚强有力政治组织尤其是政党的领导和引领是不可能的。发展和完善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同样离不开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才能保证人民民主得到真正贯彻落实,才不会走上封闭僵化的老路和“改旗易帜”的邪路。
  (三)必须遵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基本思路。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孕育、形成和发展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之中。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在本质上属于社会主义制度的范畴。没有社会主义制度这个基础和前提,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的诞生、发展和完善是不可能实现的。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机制只有与其他制度、机制相配合、相衔接,才能发挥不可替代的民主功能。
  (四)必须发挥统一战线的法宝作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从孕育开始,就同统一战线密切联系在一起。在统一战线这个平台中,中国共产党倡导民主和团结的主题,团结和凝聚党外各方面人士,同他们协商解决国家治理的各种问题。这就要求,党和政府要注重依托统一战线平台,同党外代表人士广泛协商、讨论、决定基层、地方、国家层面的重要事项和同人民群众根本利益、切身利益密切相关的事项。发展和完善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没有爱国统一战线发挥法宝作用是不全面的。
  (五)必须适应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发展要求。任何国家的社会政治制度,都应该与该国的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相适应。作为上层建筑的社会政治制度,归根到底是由经济基础决定的。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的发展和完善,受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推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极大地改变和壮大了我国的经济基础,与之相适应的上层建筑也必然发生深刻的变化。社会主义协商民主这一创新理论的提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的发展和完善,正在这一变化的结果。自从中国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以来,中国社会迸发出前所未有的生机和活力。随着经济结构的调整,中国社会的阶层结构发生重大变化,人们的价值观、利益诉求日益多样化,人民内部矛盾日益复杂化。解决这些问题,要充分发挥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的功能和作用。
  (六)必须吸收中国传统政治文化的优秀理念。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本质是人民民主。人民要当家作主,他们就必须有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从程序法的角度看,社会主义协商民主能够保证公民公平、公开、有序地参与政治过程。在协商、讨论、辩论的过程中,不同主体的利益诉求不尽相同,这要求达成既能反映多数人意见又能照顾少数人诉求的方案。要达成这种方案,参与协商的各个主体要相互理解、相互妥协,坚持“和而不同”和“求同存异”的原则。这恰是中国传统政治文化所倡导的优秀理念。
  (七)必须突出人民的主体地位。中国共产党从党内民主、党际民主、政协协商民主增量式推进人民民主发展。在21世纪,随着“以人为本”政治理念的更新和“人民主体地位”的提出,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不断创新人民民主理论和民主制度,创造性提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理论,不断推进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实践,稳妥推进了中国民主政治发展,不断落实人民民主。
  (八)必须遵循宪法和法律的基本规定。民主与法治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古今中外,任何一个国家无论建立或发展什么样的社会政治制度,都必须是有序和合规的。在现代社会,有序和合规意味着必须在宪法和法律规定的范围内活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发展和完善,同样必须在宪法和法律规定的范围内进行,决不能搞“大民主”。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的发展完善过程,也是中国国家治理法治化的过程。没有法治,就没有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协商民主需要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依靠民主的法制化、程序化来实现。”[2]
  参考文献:
  [1] 邓小平文选: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341-342.
  [2] 朱勤军.中国政治文明建设中的协商民主探析[J].政治学研究,2004,(3):58-67.
  基金项目:中央社会主义学院“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委托课题”部分成果(zdzx1403)
  作者简介:汪守军(1970—),男,汉族,四川什邡人,重庆社会主义学院副教授,主要从事统战理论、中国民主党派史研究;张小平(1970—),男,重庆武隆县委党校、行政学校、社会主义学校副校长,高级讲师,主要从事党校、社会主义学校行政管理和教学管理研究。

查看原文
    1. 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期党对市场作用初次肯定的基本经验探析
    2. 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中国特色”问题
    3. 社会主义政治文明的三个特性
    4. 社会主义的“中国经验”:1961年沪版《政治经济学教材》编写始末
    5.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新概括的若干思考
    6.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与理论自信
    7. 十八大后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研究综述及其推进空间
    8. 关于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几个问题
    9. 如何正确认识社会主义协商民主
    10. “现在仍是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
    相关链接 - 当代中国研究所 - 中国社会科学院网 - 两弹一星历史研究 - 人民网 - 新华网 - 全国人大网 - 中国政府网 - 全国政协网 - 中国网  - 中国军网 - 中央文献研究室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当代中国研究所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京ICP备06035331号
    地址:北京西城区地安门西大街旌勇里8号
    邮编:100009 电话:66572307 Email: gsw@icc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