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国史网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重要新闻 | 影像记录 |  教育指南
中国概况 | 人物长廊 | 大事年表
国史珍闻 | 图说国史 | 60年图片
专题研究 | 理论指导 | 政治史 | 经济史 | 征文启事 | 学 者
学术争鸣 | 学科建设 | 文化史 | 国防史 | 地方史志 | 学 会
论点荟萃 | 人物研究 | 社会史 | 外交史 | 海外观察 | 境 外
特别推荐 | 文 献 | 统计资料
口述史料 | 图 书 | 政府白皮书
档案指南 | 期 刊 |  领导人著作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雷达信息 >> 政治
社会资本视角下的社区治理
作者:    发布时间:2011/09/30    来源:求是理论网
  字体:(     ) 关闭窗口
  【摘要】社区和谐是社会和谐的微观基础 ,构建和谐社会应该从社区治理入手。社区居民之间普遍的信任、互惠的规范和通过社区组织所建立起来的致密的社会参与网络构成了社区社会资本 ,它们既是社区治理的基础 ,也是实现社区发展和社会和谐的社会资源。因而我们有必要培育作为社会资本的认同感、人际互信、平等交换规范和公民参与网络 ,以推进社区治理与社会和谐。
  自20 世纪90 年代我国推行社区建设与社区治理后 ,社区治理效果并不理想:政府仍然在社区治理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社区自治组织较少;更为关键的是社区成员参与主动性差 ,参与意识不强。其根源在于社区成员关系网络的缺失与社区内部的低度信任。利益纽带的弱化和社区内部的低信任度导致了社区居民不关心社区事务、不愿意参与社区活动。在近些年的社区建设中 ,尽管各地设计了一系列鼓励居民参与社区公共事务的制度渠道 ,但由于居民的社区认同感差 ,参与多表现为被动执行式。因此 ,可以考虑依据正式的强制性的法规以及非正式的、人们愿意遵从的规范约定 ,通过协商谈判、资源交换、协调互动, 共同对涉及社区居民利益的公共事务进行有效管理 ,从而增强社区凝聚力、提高社区自治能力、增进社区成员福利、推进社区治理与社会和谐。
  1  社区治理的实质:信任、合作与互惠
  社区是指由一定数量成员组成的、具有共同需求和利益的、形成频繁社会交往互动关系的、产生自然情感联系和心理认同的、地域性的生活共同体。[1]“治理”范畴是近几年政治学、社会学、城市学广泛重视和应用的范畴。“作为一种政治管理方式 ,治理有以下四个特征:治理不是一整套规则 ,也不是一种活动 ,而是一个过程;治理过程的基础不是控制 ,而是协调;治理既涉及公共部门 ,或包括私人部门; 治理不是一种正式的制度 , 而是持续的互动。”[2]
  社区治理是一种集体选择过程 ,是政府、社区组织、社区成员单位、非营利组织、社区居民等之间的合作互动过程。它是一个由在社区范围内的不同的公私行为主体(包括个人、组织、公私机构、权力机关、非权力机构 ,社会、市场等) ,依据正式的强制性的法规,以及非正式的、人们愿意遵从的规范约定 ,通过协商谈判、资源交换、协调互动 ,共同对涉及社区居民利益的公共事务进行有效管理 ,从而增强社区凝聚力、提高社区自治能力、增进社区成员福利、推进社区经济和社会进步的过程。社区治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其目标除了完成特定的、具体的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任务外 ,更看重社区基本要素的培育 ,其中包括社区组织体系的发育完善、社区成员参与公共事务积极性和能力的增长、社区中正式的和非正式的制度规则的形成、社区中不同行为主体交往互动方式和机制的磨合等。[3]
  社区治理可以理解为治理理论在社区层面上的运用 ,或者说是对社区范围内的公共事务进行治理。根据治理的概念和治理理论内涵 ,社区治理具有以下特征:(1)社区权力主体的多元化。社区治理存在多元主体 ,参与社区活动的不仅有政府组织、社区组织、社区居民 ,还有非营利组织和社区成员单位 ,从而形成多个权力中心;(2)社区治理手段和方式的多样化。社区治理强调各治理主体之间的自愿平等合作。各主体通过协商、伙伴关系来实现对社区事务的管理;(3)社区治理的参与性。社区居民、社区组织都是社区治理的参与者;(4)社区治理的网络化。社区居民以及社区组织之间协调与沟通 ,凭借合作网络实现社区治理 ,并最终形成一个自主的网络。
  通过对治理特征的分析可以看出 ,社区治理的实质是建立在市场原则、公共利益和认同之上的合作 ,社区治理关系主要表现为信任和互惠关系。换言之 ,社区治理要实现对公共事务的有效管理 ,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关键性因素就是建立多元主体之间的协调和参与网络 ,实现国家和公民社会的多边合作。这种参与网络是政府、社区组织和居民等多方利益主体在持续的互动过程中经过重复的博弈而建立的合作与互惠关系 ,它的形成、维持离不开有效的社会规范、共享的信念和价值观 ,例如信任、相互的认同、宽容和理解 ,这些都是维系网络结构持续稳定发展的价值与道德基础 ,是联系社会横向合作和互惠关系的纽带。而信任、合作、互惠正是社会资本的核心内容和基本要素 ,这就使得我们发现社区治理的本质与社会资本的内涵之间具有天然的契合性 ,社区治理的发展暗含着一个基本的前提 ,那就是需要丰富的社会资本作为基础 ,来实现国家与公民社会的合作。因此 ,研究社区治理问题 ,就要求我们引入新的分析视角和范畴 ,将作为民间参与网络和互惠信任关系的“社会资本”引进对社区治理的分析 ,着眼于培育作为社会资本的认同感、人际互信、平等交换规范和公民参与网络 ,推进社区治理与社会和谐。
  2  社会资本视角下的社区治理:社会网络、互惠规范与激励监督
  20 世纪 90 年代以来 ,社会资本成为许多学科关注的热门概念和分析范式 ,社会学、经济学、政治学、管理学乃至历史学等学科的专家学者纷纷用社会资本概念来解释社会政治经济现象。社会资本理论的提出对于我国的政治学研究也提出了一个新的研究视角。同时 ,社会资本对于社区治理以及和谐社会的构建具有重要的意义。
  “社会资本”概念最早由皮埃尔·布迪厄正式提出 ,后经詹姆斯·科尔曼发展成为一个重要的社会学概念。目前关于此概念还没有一个权威性的统一定义 ,但各方面基本上认同罗伯特·帕特南的定义。[4]他认为 ,社会资本指的是社会组织的特征 ,例如信任、规范和网络 ,它们能够通过推动协调的行动来提高社会的效率。[5]首先 ,社会资本主要是由公民的与信任、互惠和合作有关的一系列态度和价值观构成的 ,其关键是使人们倾向于相互合作、去信任、去理解、去同情的主观世界观所具有的特征;其次 ,社会资本的主要特征体现在那些将朋友、家庭、社区、工作以及公私生活联系起来的人格网络;第三 ,社会资本是社会结构和社会关系的有助于推动社会行动和实现行动目标的特性。[6]社会资本作为一种为促进共同利益而采取的集体行动的正式和非正式的规范和网络 ,它对于个人、组织之间的生产和合作乃至整个社会的进步和繁荣具有积极意义。
  根据社区社会资本拥有主体的差异 ,我们也可以从微观、中观和宏观三个维度来考察社区社会资本的存在形式。在微观层次上 ,社区社会资本就是指社区居民个体所拥有的社会关系网络以及通过这种网络动员获取资源的能力 ,包括信任、亲情、信仰、参与、互惠等 ,也可以称之为个人社会资本;在中观层次上就是指社区组织在社区社会网络形成中的作用 ,即社区组织的关系网和动员能力 ,包括规则、参与、信任以及以组织名义发生的各种联系 ,也可以称之为组织社会资本;在宏观层次上就是指社区整体所拥有的社会资本 ,也就是把社区视为一个整体 ,它在嵌入社会系统时所依赖的法律、制度、规则以及网络等 ,由于在这个层次上的社会资本具有相当明显的公共产品性质 ,因此也可以称之为群体社会资本。事实上 ,上述三个层次的社会资本在很多情况下相互交叉、相互依赖、在社区治理中发挥着重要影响。首先 ,社区正式组织与非正式社会网络构成了社区治理的基础。
  所谓的正式组织是指马克斯·韦伯所讲的职责明确、分工合理、功能分殊的纵向科层组织 ,包括国家相关的政府部门、民间志愿组织和私有机构等 ,这些正式机构组织结构明确、专业分工清楚、岗位职责明确、资源筹措充分、服务方案设计科学等 ,能够为社区提供专业的有保证的服务。这主要体现为每个社区都要给成员提供商店、学校、工厂、银行、医院、社会服务、警察和政府机构等 ,以满足人们的生活需求。同时 ,在社区中 ,人们会基于共同的规范、习惯、兴趣、利益等而形成一个自然交往网络 ,在一起做些活动来满足自己的需求和愿望等。通过这种社区正式组织以及非正式社会网络 ,使人们结为一个共同体 ,从而满足单个人无法满足的人类需求和功能 ,这也正是社区的整体功能之所在。
  这些社区正式机构与非正式社会网络都承担着一定的功能 ,传递着某种社会关系 ,每一种社会关系都是一种社会资源 ,而这种社会资源又是一种潜在社会资本。它们不仅充分利用了社区内部的资源 ,而且由于有些网络延伸到社区 ,将社区外的资源带到社区内来发挥作用。为整个社区发展与社区治理提供了累加的资源。
  首先 ,信任、亲情、信仰、参与、规则、互惠以及网络等这些社区社会网络及其所凝聚的社会资本 ,相互交叉、相互依赖、相互影响 ,构成了社区治理的基础 ,这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1)社会资本包括了社区居民参与网络。社会资本不是静态的或一次性的 ,而是在社区居民参与过程中不断地互动、不断地运用中增值的;(2)居民参与网络培育了强大的互惠规范。在参与过程中 ,社区居民彼此结成各种自愿的、满足不同需求的团体或网络 ,通过这些团体或网络实现每个人之间的协调和沟通 ,从而为社区公共事务的治理创造了可能。在这些环节中 ,相互的信任逐渐滋长;(3)居民参与网络促进了交往 ,促进了有关个人品行的信息流通;(4)居民参与网络体现的是以往合作的成功 ,可以把它作为一种具有文化内涵的模板 ,未来的合作在此之上进行。可以说 ,居民参与经验、所结成的网络、人员间的相互信任以及集体行动的成功 ,都可以拓宽参与者的自我意识 ,将“我”发展为“我们”,并提升居民对社区公共事务和集体利益的“兴趣”。
  其次 ,社区互惠机制基础上产生的社会纽带为社区治理提供了信任与互惠机制。
  在社区共同体中 ,居民的最佳做法就是与其他人主动交往 ,去表达友好、去建立社会纽带 ,形成一种互惠机制 ,产生出一种亲密的社会关系与社会纽带 ,如熟络、亲和、认同等;这些社会关系在社区整体上的效果就是整个社区成员的认同感、一体化、个人对社区的归属感等。
  成熟的社区共同体通常包含以下要素:[7]首先 ,双方存在有分歧的利益 ,但他们也知道相互依赖 ,这促进了妥协。其次 ,通过有代表性的社团整合利益。第三 ,这些参与者有发言人和谈判者 ,他们像个体那样相互接触 ,这为代表之间形成个人信任提供机会。在集体协商中 ,参与者们能够不断证实彼此的可信性及尊重诺言的能力 ,由于重复的多轮协商而注意到具体的个人 ,他们参加了各个时期间的交流和相互让步 ,由此建立相互的个人信任。
  帕特南认为 ,信赖、互惠规范及公民参与网络等社会资本有助于促成自发性的合作与协调 ,可以用来改善社会行动。这种互惠规范是指一种基于道德而非法律 ,普遍而非均衡的互惠规范。规范的互惠不是合作者“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式的“均衡互惠”,而是“现在己予人、将来人予己”的“普遍均衡”,一个良好的预期支持着大家遵守规范 ,等待实惠的到来。互惠规范的功能在于给予遵守规范以优惠 ,而并不给违反者法律性的惩罚 ,同时密集的社团网络引起“短期利他”和“长期利己”的重复交易。一个团体内的频繁交往可能有助于产生成员间的局部互惠规范 ,因为每个人逐渐学会期待其他人将会合作。
  具体而言 ,社会资本所蕴涵的信任与互惠规范能够解决社区居民之间的信任与承诺问题 ,从而更好地解决集体行动问题。[8]首先 ,社区居民参与网络培养了生机勃勃的普遍化互惠惯例 ,即我这样对你 ,希望你或者其他人能够相应地回报我。其次 ,社区居民参与网络也有利于协调和沟通 ,并且放大了其他个人值得信任的信息。研究“囚徒困境”以及相关博弈论的学者提出 ,通过反复的博弈 ,更容易维持合作关系。当交易在密集的社会互动网络中进行时 ,导致机会主义和胡作非为的激励因素就减少了。密集的社会联系容易产生公共舆论和其他有助于培养声誉的方式 ,这些是在一个复杂的社会中建立信任的必要基础。最后 ,社区居民参与网络体现了过去协作的成功 ,这些成功不但证明了公民参与网络在过去岁月中的价值 ,而且为居民解决社区公共事务的新问题提供了方法。像信任、惯例以及网络这样的社会资本存量有自我强化和积累的倾向 ,一次成功的合作就会建立起联系和信任有利于未来在完成其他不相关的任务时的合作。“当人们在那里生活了多年以后 ,会形成许多共同的互惠规范和模式 ,这就是他们的社会资本 ,利用这一资本 ,他们能够建立起制度以解决公共资源使用中出现的困境”。[9]
  再次 ,频繁互动基础上产生的社会声望体系为社区治理提供了激励监督机制。
  在关系紧密、互动频繁的社区居民之间 ,能够形成一种较为稳定的社会声望体系:一个总想贪图便宜的人 ,会担心自己违背公共利益的行为给自己带来坏名声;而一个想为大家做点好事的人也常常是因为这样能够为自己带来声誉。[10]在社区共同体中 ,居民之间的互动越频繁 ,这种社会声望体系越有可能促进社区居民进行为了共同利益而合作。因为致密的社区居民参与网络增加了不合作行为和欺骗行为的成本。一次不良的信誉记录会使你在不同的合作领域成为不受欢迎的人;而对大多数理智与情感健全的人来说 ,一旦被排除在所有公民共同体外 ,这种“边缘人”的滋味将很不好受。可见社区居民持续的参与和互动能够抑制成员的投机行为 ,因为在以信任、互惠规范和关系网络等形式存在的社会资本的引导下 ,违反者将面临来自于组织内成员的压力和社会排斥 ,从而影响其个人日常的社会和经济生活。
  这种频繁互动基础上产生的社会声望体系是一种很好的具有监督激励作用的社会资本 ,它们对社区公共事务的治理是有效的 ,这主要表现为:第一 ,在社区里 ,今天相互作用的成员在未来相互影响的可能性很大。因此 ,存在着一种强有力地推动人们以有益于社会的方式行为而避免未来遭受报复的激励机制。第二 ,社区成员相互作用的频度不仅降低了成本 ,增加了收益 ,而且还可以更多地发现其他成员的特点、近期行为和未来的可能行为。这种信息惩罚其他成员的“反社会”行为而克服了“搭便车”问题。在工作组、信任团体、同伴、地方公共环境和居住邻居中 ,由同仁来实施监督和惩罚那些不属于契约强制范围内的 ,但影响其他人福利的个人行为。因此 ,社区居民之间普遍的信任、互惠的规范和通过社区组织所建立起来的致密的社会参与网络构成了社区居民合作所依赖的社会资本 ,这些社会资本既是社区治理的基础 ,也是实现社区发展和社会和谐的社会资源。
  3  培育社会资本:推动社区治理与社会和谐
  社区治理依赖于社区内丰富的社会资本。社区社会资本总量的多寡与分布状况 ,决定了社区活力和凝聚力的强弱以及社区治理的绩效。社会资本存量丰富且分布均衡 ,居民的社区归属感就强 ,社区治理的效果就好。但是 ,综观当前社区发展的状况可以发现 ,社区社会资本普遍呈现出缺失和脆弱的特点。具体表现为:邻里关系的淡薄 ,人际之间情感的疏离化 ,社区参与不足 ,社区内尚未建立起以契约为基础的信任 ,制度规范的建构滞后于社区发展的需求 ,社区内居民之间、居民与组织之间的关系网络尚未建立。社会资本的缺失必然会制约社区治理的发展。因此 ,培育社区社会资本是提高社区治理绩效的关键因素。
  澳大利亚学者布伦 (Paul Bullen) 和奥妮克丝 (Jenny Onyx) 的一项研究[11]认为 ,社会资本的主题包括网络中的参与、互惠、信任、社会规则、公产、能动性等。因而界定社会资本的因素可从8 个方面着手:(1)对社区的参与;(2)社会背景中的能动性;(3)信任和安全感;(4)邻居间的联系;(5)家庭与朋友的联系;(6)差异化的承受力;(7)生活价值;(8)工作联系。
  据此 ,并考虑我国城市社区的特点 ,国内学者认为社区社会资本可通过综合考察以下几个因素来测量:(1)对社区的参与;(2)信任和安全感;(3)邻居间的联系;(4)家庭的联系;(5)社区规范;(6)社会价值观;(7)其它因素。[12]
  而与社区治理相关的社会资本主要有:(1)制度规范 ,指法律制度规范、道德约束规范、个人自律规范等;(2)关系网络 ,指邻里关系、家庭关系、朋友关系等;(3)居民参与 ,指社区居民参与社区组织活动和参与社区事务管理的能力与频度;(4)信任度 ,指存在于社区居民之间、居民与社区组织之间、社区与社区外的其它组织和个人之间的信任程度。这些制度规范、关系网络和信任度等都对社区治理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根据以上分析 ,笔者认为应着重从以下几个相互联系和相辅相成的方面入手 ,培育作为社会资本的认同感、人际互信、平等交换规范和公民参与网络 ,推进社区治理与社会和谐。
  首先 ,激发和培育社区居民的公共精神。公共精神也称之为公民性或公民精神 ,是指在由公民组成的共同体(civic community)中 ,公民对共同体公共事务的积极参与 ,对共同体价值的认同和对公共规范、公共原则的维护。在帕特南的“公民共同体”概念中 ,它包含了公民的参与、政治平等、团结、信任和宽容 ,以及社团活动情况这四项内容。在这种共同体中所表现出来的政治的平等和对公共事务的积极参与就构成共同体的“公共精神”。[13]正如迈克尔·沃尔泽(Michael Walzer)指出的那样“, 对公共事务的关注和对公共事业的投入是公民美德的关键标志”。[14]当然不是所有的活动都称得上“美德的行为”或对公共福利有益。当一个人追求托克维尔所说的“恰当理解的自我利益”,即在更广泛的公共需要背景下的自我利益“, 有远见的”而非“短视的” 自我利益 ,有助于促进他人利益的自我利益时 ,我们说这个人具有公共精神。公共精神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养成的 ,它必须在社区居民日常生活中各个方面加以贯彻 ,逐渐获得训练 ,积久成习 ,公共精神就成了自然而然的思维、态度和行为方式 ,这些过程包括参与社区公共事务的讨论、决策;以实际行动投身公共活动 ,以合作方式解决社区公共事务集体行动中的困境等。
  其次 ,培育和发展社区非营利组织。
  社会资本是蕴涵在社区内部的个人与组织之间或组织内部的关系资本 ,社会资本的积累最终表现为社区网络的形式 ,其中非营利组织是其主要载体。拥有丰富社会资本的非营利组织对于社区治理有着重要的意义。丰富的社团组织、宽广的社会网络、较高的信任 ,则可以增加信息传递、降低信息障碍 ,促进协调合作、控制违规行为 ,减少交易费用、增进交往 ,增加互惠行动、促进集体行动 ,推进社区治理。
  而在我国,长期以来,国家权力渗透与控制着社会并直至基层。“我们政府已经包办了许多我们曾经认为应当由有良好的社会自豪感和邻里互助意识的人们去做的事情”,[15]使当代社会出现人们相互之间感情淡漠,缺乏责任意识和奉献精神的不良倾向。同时,许多研究社会资本的学者认为,政府正式的科层组织的扩大“排挤”非正式网络,却无法提供类似的价值和功能,使社会资本日益衰落。政府支持的活动与社会资本之间是一种零和博弈关系,政府的卷入导致非正式网络的衰落,削弱了社会资本。[16]
  因此 ,我国社会资本的积累应从培育和发展社区非营利组织做起。志愿者协会、社会福利组织、慈善机构等这些自愿组织或志愿团体将为社区成员提供沟通的媒介和互惠交换规范形成的环境 ,有利改进集体行动的策略 ,推进社区治理和社区发展。
  第三 ,培育社区信任网络和体系 ,形成良好的社区规范。
  社会资本是社区内部产生的互惠互利关系的总和 ,这些关系就如一种高能胶将处于原子状态的单个人粘合成社区人 ,将各种分散的力量整合成一种力量 ,这对于社区治理无疑是有利的。而互惠互利关系有赖于社区广泛、密集的社会关系网络的形成。
  关系紧密、互动频繁的关系网络能够为人们提供所需要的相互关心、相互信赖、分担忧愁、分享快乐、资源共享等。但在现实的社区生活中 ,社区成员之间交往稀少 ,社会关系淡薄 ,社区成员之间形同路人 ,缺乏情感交流。因此 ,应当组织形式多样的社区活动 ,并使某些活动经常化和制度化 ,丰富人们的业余精神生活 ,促进社区成员间的交流和了解 ,增强社区成员的归属感 ,使社区成员从中获得鼓励、同情、理解和认可,使生活更加轻松、愉快,从而激发社区成员参与社区活动的热情。同时,通过社区成员之间长期、频繁、密切的交流和沟通,唤起一些有助合作的价值和创造一种群体的身份和意识,合作会自然发生,有利于社区平等交换的规范和互信的形成。
  综上所述 ,就社区而言 ,作为社会资本的情感、互信、公民参与网络 ,意味着一种更为和谐的人际关系 ,意味着社区的一种互助共济、互惠互信、诚实公平、注重团结与参与的人文环境 ,同时也意味着社区发展的一种更为有利的条件 ,它能够极大促进和谐社区的建设和发展 ,推进社区治理与社会和谐。
  【参考文献】
  [ 1 ] 史柏年.社区治理[M].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出版社,2004 ,3.
  [ 2 ] 俞可平.引论:治理与善治[J ]. 治理与善治[C].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0 ,5.
  [ 3 ] 史柏年.社区治理[M].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出版社,2004 ,192.
  [ 4 ] 李惠斌,杨雪冬.社会资本与社会发展[C].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0 ,6.
  [ 5 ] Putnam, R. , 1993 ,Making Democracy Work: Civil Tradition in Modern Italy,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p167.
  [ 6 ] [英]肯尼斯·纽顿.社会资本与现代欧洲民主[A].转自李惠斌,杨雪冬.社会资本与社会发展[C].社会科学文献出版,2000 ,第380 页.
  [ 7 ] [美]马克. E. 沃伦. 民主与信任[A]. 华夏出版社,2004 ,第 78页.
  [ 8 ] [美]罗伯特·帕特南. 繁荣的社群[A]. 社会资本与社会发展
  [C] .李惠斌,杨雪冬编,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0 ,第158 页.
  [ 9 ] 转引自[美]罗伯特·帕特南.使民主运转起来[M].江西人民出版社,2001 年, ,198.
  [10] 陶传进. 环境治理:以社区为基础[M].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5 ,86.
  [11] Paul Bullen,Jenny Onyx: Measuring social capital in Five communities in NSW:A n Analysis, CACOM Working Paper Series,1997 ,p41.
  [12] 隋广军,盖翊中. 城市社区社会资本及其测量[J ]. 学术研究,2002(7) :22.
  [13] [美]罗伯特·帕特南. 使民主运转起来[M]. 江西人民出版社,2001 ,100 - 104.
  [14] 转引自[美]罗伯特·帕特南.使民主运转起来[M].江西人民出版社,2001 ,100.
  [15] [美]约翰·肯尼迪.加尔布雷斯.好社会———人道的记事本[M].译林出版社.1999 ,219.
  [16] [美]詹姆斯·科尔曼.社会理论的基础[M].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9 ,321.

查看原文
    1. 五部委发文鼓励社会资本投资建设铁路 部分运价可自定
    2. 引入社会资本不能损害公共利益
    3. “文革”时期社区治理的结构与功能
    4. 海峡论坛首设两岸社区治理论坛
    5. 探索夯实网络党建阵地的四条路径
    6. 网络不能成为诋毁英雄之地
    7. 社区党组织在社区治理中的“为”与“不为”
    8. 加强社区治理体制机制创新
    9. 我看社区两委换届选举
    10. 一本百姓爱读的好书
    相关链接 - 当代中国研究所 - 中国社会科学院网 - 两弹一星历史研究 - 人民网 - 新华网 - 全国人大网 - 中国政府网 - 全国政协网 - 中国网  - 中国军网 - 中央文献研究室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当代中国研究所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京ICP备06035331号
    地址:北京西城区地安门西大街旌勇里8号
    邮编:100009 电话:66572305 66572306 Email:gsw@icc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