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国史网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重要新闻 | 影像记录 |  教育指南
中国概况 | 人物长廊 | 大事年表
国史珍闻 | 图说国史 | 60年图片
专题研究 | 理论指导 | 政治史 | 经济史 | 征文启事 | 学 者
学术争鸣 | 学科建设 | 文化史 | 国防史 | 地方史志 | 学 会
论点荟萃 | 人物研究 | 社会史 | 外交史 | 海外观察 | 境 外
特别推荐 | 文 献 | 统计资料
口述史料 | 图 书 | 政府白皮书
档案指南 | 期 刊 |  领导人著作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雷达信息 >> 文化教育科技
艺术集群何处安身
作者:    发布时间:2012/02/0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字体:(     ) 关闭窗口
  从顶峰时全国二三百名艺术家汇聚一堂,到如今只剩二三十人等待今年8月31日的最终搬迁,大东方画村难逃曲终人散的命运。
  在正式开张3年后,曾号称“亚洲最大艺术家聚集地”的上海浦东新场大东方当代艺术中心面临曲终人散,从顶峰时全国二三百名艺术家汇聚一堂,到如今只剩二三十人等待今年8月31日的最终搬迁。画村的命运就如同当代艺术家集体命运的投影,夹在理想和现实的夹缝中曲折前行,最终难逃再度漂泊的命运。
  曾经让人眼前一亮的“大东方画村模式”为何消亡?“企业只能成为艺术的救生艇,但不可能是远洋轮。”一位业内人士直言问题的根结所在,经济机构主导下的艺术集群发展模式,其得失值得人们反思。
  背景: 楼市繁荣造就“画村”
  千年古镇新场,道路两侧新建的高楼令人炫目。新城区主干道上,巨大的门廊上写着“新场”,上面曾经还竖着“大东方”三字标牌,这是一个即将消失画村的名字。
  上海画家石咏是第一批入住画村,也是最后一批将离开的艺术家,他说,再过半年多,所有的艺术家都要从这里搬离,大东方当代艺术中心即将成为历史。2007年,大批新建小区在上海郊区出现,新场也不例外,大东方画村所在的社区也是楼市火爆的产物。但社区建成后销售一度遇冷,为了拉动人气,开发商决定建立一个艺术村,在全国范围内吸引以画家为主的艺术家,将一批小区商铺住宅免费提供给他们。短短几个月,大量艺术家赶来入住,最高峰时有二三百名艺术家,这一规模在世界范围内都非常罕见,因此在当时被称作“亚洲最大艺术园村”。
  在艺术家与开发商的合作之初,开发商获得了拉动人气和宣传楼盘的契机;画家们则得到了免费的栖身之所,能在良好的文化氛围中安心创作。只可惜“蜜月期”是短暂的,如今一些不愿搬走的画家已经成为了开发商的心头病。即便是在画村鼎盛的时期,不少人早已发现了繁荣背后的隐忧。
  石咏说,按照开发商的原有想法,在2到3年的协议期内,艺术家们可以凭借这一平台发展事业,等他们富起来了,画村搞火了,两年后就可以逐步取消免费午餐,按照市场规律办事。“听上去好像没什么问题,但可惜有一点没有搞清楚,搞艺术园村不像造房子卖楼,投资下去立竿见影马上赚钱,如果把大东方维持下去的希望寄托在艺术家短期内全都能卖画赚大钱上,那就是大错特错了。”
  2010年开始,随着社区内住宅商铺被卖掉,协议中3年免费租房的期限逐渐临近,艺术家渐渐离开画村,目前留下的艺术家只有顶峰时的1/10左右。“造成这种局面不能怪开发商,他们不是慈善家。”石咏说,如果画家村不能直接盈利就无法维持下去,但艺术集群恰恰是投入高、直接产出低、见效慢的项目。“想想非常可惜,如果大东方画村能够发展下去,前途将无可限量,其产生的隐形经济效益远比卖掉几栋楼要高得多,但企业的确没有责任推动艺术的发展。”
  开发商: 钱不可能永远烧下去
  “今年8月31日之前,艺术家必须全部搬走,这点是毋庸置疑的。”开发商上海意得实业投资有限公司的一位负责人吴女士表示,“免费午餐”协议上签订的是两年,现在已延长到3年,目前小区一期所有的商铺和住宅已经卖掉,今年8月31日必须全部交房。艺术家的走和留,已经不是开发商所能决定的了。
  “建立画村就是为了打广告,这点大家都没有什么异议,开始双方合作的确很愉快。”吴女士直言不讳,商家为了盈利而采取营销手段无可厚非,而且也为艺术园区做了很多事,3年来投入资金达上千万元。如今完全让开发商承担画村衰落的结局有失公允,开发商提供平台让艺术家能够有发展的机会,但3年来大多数艺术家依然一穷二白,一些穷到连吃饭都成问题。
  在余下的艺术家何去何从的问题上,吴女士表示开发商也非常为难。让他们留下,房子已不是开发商的了;赶他们走,开发商也不想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