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国史网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重要新闻 | 影像记录 |  教育指南
中国概况 | 人物长廊 | 大事年表
国史珍闻 | 图说国史 | 60年图片
专题研究 | 理论指导 | 政治史 | 经济史 | 征文启事 | 学 者
学术争鸣 | 学科建设 | 文化史 | 国防史 | 地方史志 | 学 会
论点荟萃 | 人物研究 | 社会史 | 外交史 | 海外观察 | 境 外
特别推荐 | 文 献 | 统计资料
口述史料 | 图 书 | 政府白皮书
档案指南 | 期 刊 |  领导人著作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雷达信息 >> 文化教育科技
阅读就应“无障碍”
作者:    发布时间:2012/01/16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字体:(     ) 关闭窗口
  旁听一个文学研讨会,一位写报告文学的外地作家发表高论说,报告文学与小说最大的区别在于报告文学阅读无障碍,而小说则有。对这个说法,我们几个文学圈外的听众不以为然。
  文学作品存在阅读障碍的事实是客观存在的。这种情况不仅现在有,过去同样有;不仅中国有,国外同样有。
  阅读障碍的表现之一是“读不懂”。古往今来浩如烟海的文艺作品当中,“读不懂”的东西太多了,而且,不仅我辈不从事这个行当的读不懂,甚至连一些行家里手也经常碰上“读不懂”。记得以前还在大学读书时,有一次,专门就某些看不懂的作品请教一位文学理论教师,结果,他犹豫片刻之后,干脆坦诚相告:他也读不懂。所以,坦言自己“读不懂”并不是什么很丢脸的事,人家专家学者都有读不懂的时候呢!我们又何必不懂装懂?
  比“读不懂”更轻一个层次的是“不好读”。这类作品,读一遍可能不知所云,多读几遍,仔细揣摩,倒也可以领略其大意。不少作品便存在这种情况,文章或许不乏思想,可惜语言佶屈聱牙,不文不白,不洋不土,只有反复诵读才能勉强弄个明白。
  由“读不懂”或者“不好读”而产生的阅读障碍,当然不仅仅出现在小说作品。我上面所讲的事例,有的是指诗歌,有的是指散文,小说也不例外。阅读障碍可能存在于任何文体,包括上述那位作家认为无障碍的报告文学。
  和那位报告文学作家的看法不同,我认为,阅读障碍不以文体论,而以作者论。喜欢制造阅读障碍的作者,他写的什么作品都可能出现障碍。而真正高明的作者,写什么文体都可以让人读得酣畅。
  多年前看过一个观点,说文章可分为几个层次:深入浅出、深入深出、浅入浅出、浅入深出。“深入浅出”为最高层次,就是把深奥的内容解释得浅显易懂;“深入深出”则是内容深奥,表达形式欠佳,也就是东西虽好,但让人难懂;“浅入浅出”要表达的内容是浅显的,表达的形式也是通俗的,虽然谈不上意义深刻,但总算没有装腔作势,也可在一定程度上满足文化层次较低的读者;最糟糕的就是“浅入深出”,明明是很浅显的道理,可以一听就懂,可被表述者一说,人家反而不知所云了。
  按这种分类法,“深入浅出”与“浅入浅出”的文章都是没有阅读障碍的,“深入深出”与“浅入深出”的文章则存在阅读障碍。“深入深出”的阅读障碍倒也罢了,毕竟它还存在一定的内涵,花点时间或许可以挖掘出有价值的东西;最可恶的是“浅入深出”,这种文章本来就是一个空壳子,却因为在形式上故弄玄虚,害你费了半天工夫去探求,结果却是一无所获。
  站在读者的角度,不管你有再多的理由,不管你写的是什么文体,阅读就应“无障碍”。阅读是用来体会愉悦的,而不是用来自寻烦恼的。现在和以前尤其不一样了,可供阅读的东西太多太多,再有时间的读者也只能有选择地读。如果他对你的作品都感到读不下去了,都失去耐心了,都产生烦躁了,还指望人家继续把时间留给你?
  文章写出来,就是给读者看的。降低阅读门槛、尽力扫除障碍是作者该做的事,除非你的写作完全是自娱自乐。扫除障碍、亲近读者,读者才可以在有限的时间阅读更多的东西,充分享受读书带来的快乐。否则,一件作品如果没人看得懂,你就是把名气搞得再大,作品的流传时间和范围恐怕也是有限的。把文章玩成文字游戏,制造大量的阅读障碍,最终吃亏的不是读者,而是作者自己。

查看原文
    1. 多视角下的社会人生——2013年报告文学创作述评
    2. 2011年报告文学创作透视
    3. 《朝鲜战争》
    4. 《朝鲜战争中的美英战俘纪事》
    5. 新世纪十年:报告文学的裂变与复兴
    6. 《旋风部队:第40军朝鲜战争传奇》
    7. 谁说雷锋精神看不见摸不着?
    8. 独立的批判品格
    9. “中国模式”的文学探索
    10. 2011年中国文学发展状况
    相关链接 - 当代中国研究所 - 中国社会科学院网 - 两弹一星历史研究 - 人民网 - 新华网 - 全国人大网 - 中国政府网 - 全国政协网 - 中国网  - 中国军网 - 中央文献研究室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当代中国研究所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京ICP备06035331号
    地址:北京西城区地安门西大街旌勇里8号
    邮编:100009 电话:66572305 66572306 Email:gsw@icc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