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国史网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重要新闻 | 影像记录 |  教育指南
中国概况 | 人物长廊 | 大事年表
国史珍闻 | 图说国史 | 60年图片
专题研究 | 理论指导 | 政治史 | 经济史 | 征文启事 | 学 者
学术争鸣 | 学科建设 | 文化史 | 国防史 | 地方史志 | 学 会
论点荟萃 | 人物研究 | 社会史 | 外交史 | 海外观察 | 境 外
特别推荐 | 文 献 | 统计资料
口述史料 | 图 书 | 政府白皮书
档案指南 | 期 刊 |  领导人著作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雷达信息 >> 文化教育科技
乡下人, 喝杯甜酒吧!
作者:    发布时间:2011/10/27    来源:求是理论网
  字体:(     ) 关闭窗口
  沈从文刚从湘西来到北京时,在很短暂的时期对丁玲流露过爱慕,但不了了之。他在追忆《三个女性》写作缘起时写道:《三个女性》是献给大海和美丽女子的抒情诗,其中,“高壮健全具男子型穿白色长袍的女子”蒲静隐射丁玲, “年约二十,黑脸长眉活泼快乐着紫色衣裙”的黑凤则指张兆和。
  1929年9月,经徐志摩推荐,中国公学校长胡适聘请沈从文来讲课。胡适的这一大胆的尝试,使沈从文为难。第一次上课,他在讲台上呆站了几分钟,不知从何说起,便在黑板上写道:“我第一次上课,见你们人多,怕了。”
  听课的学生里就有18岁的张兆和。自卑木讷的沈从文不敢当面向张兆和表白爱情,便悄悄地给兆和写了第一封情书。
  由于一再致信求爱,总是得不到答复,沈从文表示出了要殉情自杀的念头。这吓坏了兆和,她随即带着沈从文给她写的一大包情书找到了胡适。
  据张兆和日记,她1930年7月8日与胡适有这样一段对话:胡适说,“他顽固地爱着你。”张兆和的回答倔强而骄傲,“我顽固地不爱他。”
  1930年,沈从文离开上海,赴青岛大学任教,他的情书从上海写到了青岛。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1932年盛夏的一天,张兆和大学毕业回到了苏州老家,沈从文带着巴金建议他买的礼物——一大包西方文学名著,敲响了九如巷3号张家的大门。张公馆的主人张冀牖是蔡元培的挚友,他的四个女儿元和、允和、兆和、充和,堪称多才多艺的名门闺秀。
  沈从文回到青岛后,立即给二姐允和写信:“如爸爸同意,就早点让我知道,让我这个乡下人喝杯甜酒吧。”
  张冀牖欣然认可了沈从文,于是,允和给沈从文发了一封电报,只一个“允”字。兆和担心沈从文看不懂,又加拍了一封:“乡下人,来喝杯甜酒吧。”
  沈从文《边城》中,“老船夫在翠翠的婚事上让她自己做主,谁能够为她唱‘三年六个月的歌’使翠翠动心,就当她的夫婿。”莫非这是对自己为张兆和写了“三年六个月的情书”的隐喻。
  1933年9月23日,沈从文与杨振声接替清华研究院吴宓教授主编的天津《大公报·文学副刊》,改名《文艺副刊》。沈从文非常欣赏林徽因的才华,经常向她约稿。
  一次沈从文去京郊香山看望在那里疗养的林徽因,随身带着一本自己的作品,准备题赠给另一位诗人,扉页上写着“送给诗人……”,没写完被林徽因看到,林徽因出于偏爱极想得到这本书,沈从文随即将没写完的题词改成“与其送给诗人,不如送给诗一样的人”,送给了林徽因。
  那时候沈从文孤身寄居北京,经济拮据,林徽因有意接济,又虑及沈从文碍于面子不肯接受,恰好林徽因的堂弟林暄从南方到了北京,林徽因便让林暄向沈从文借阅文学作品,在归还作品时,悄悄夹进一些钱。直到1933年秋沈从文和张兆和结婚,沈从文的经济仍未好转,新房四壁空空,幸亏梁思成、林徽因夫妇送了一对锦缎百子图床单,新房才有了一点喜庆的气氛。
  1937年抗战初期,林徽因到了长沙,心情很不好,给沈从文写了封信。她说:“理想的我老希望着生活有点浪漫发生。或是有个人叩下门走进来坐在我对面同我谈话,或是同我同坐在楼上炉边给我讲故事,最要紧的还是有个人要来爱我。我做着所有女孩做的梦。”
  既然爱她,就不应该让她受委屈。在林徽因的“太太客厅”,沈从文是常客。1936年春节刚过,沈从文几乎是哭着赶到林徽因家,说是自己与诗人高韵秀(笔名高青子)发生婚外恋,他告诉了张兆和,张兆和一气之下回了苏州,他每天给妻子写信,但没有回音。
  沈从文刚认识高青子时,她是曾任北洋政府总理的熊希龄的家庭教师。沈从文有事去熊希龄在西山的别墅,主人不在,迎客的是高青子,双方交谈,都留下了极好的印象。一个月后,两人再次相见,高青子身着“绿地小黄花绸子夹衫,衣角袖口缘了一点紫”,沈从文发现,她这是有意模仿自己小说《第四》中女主人公的装束。 “优美的在浅紫色绸衣包裹下面画出的苗条柔软的曲线”,在沈从文的心里激荡起波澜。
  高青子写了一篇小说《紫》,其中有一句“流星来去自有她的方向,不用人知道”,出自沈从文的《凤子》,而且《紫》是在沈从文主编的《国闻周报》发表的。但是,沈从文虽在情感上受高青子吸引,理智使他坚决留在张兆和身边。
  1938年11月,张兆和携二子辗转与沈从文在昆明团聚。1939年,高青子也到了昆明,在西南联大图书馆任职。
  到昆明后,可能是因为同在一校,沈从文和高青子的交往更加密切,他的饱受争议的《看虹录》就是此时放纵情感的产物。
  沈从文和高青子的婚外恋没有维持下去,高青子大约在1942年选择退出沈从文的生活。

查看原文
    1. “沈从文体”走红网络的背后心事
    2. 沈从文“文体作家”称谓的内涵流变
    3. 凤凰一去不复返
    4. 无边的迁移
    5. 胡也频与丁玲的往事
    6. 获诺贝尔文学奖之后——当代文学不妨沉着前行
    7. 文化产业的精神追求与社会责任
    8. 也说《中国现代文学三十年》(修订本)中作品与史料复述瑕疵
    9. 华东文艺访问调查团访山东
    10. 论中国现代乡土文学的流变
    相关链接 - 当代中国研究所 - 中国社会科学院网 - 两弹一星历史研究 - 人民网 - 新华网 - 全国人大网 - 中国政府网 - 全国政协网 - 中国网  - 中国军网 - 中央文献研究室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当代中国研究所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京ICP备06035331号
    地址:北京西城区地安门西大街旌勇里8号
    邮编:100009 电话:66572305 66572306 Email:gsw@icc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