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国史网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重要新闻 | 影像记录 |  教育指南
中国概况 | 人物长廊 | 大事年表
国史珍闻 | 图说国史 | 60年图片
专题研究 | 理论指导 | 政治史 | 经济史 | 征文启事 | 学 者
学术争鸣 | 学科建设 | 文化史 | 国防史 | 地方史志 | 学 会
论点荟萃 | 人物研究 | 社会史 | 外交史 | 海外观察 | 境 外
特别推荐 | 文 献 | 统计资料
口述史料 | 图 书 | 政府白皮书
档案指南 | 期 刊 |  领导人著作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雷达信息 >> 经济生态
论“西方马克思主义”内涵的新拓展
作者:    发布时间:2012/07/19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字体:(     ) 关闭窗口
  “西方马克思主义”的概念出现在20世纪20-30年代,是由德国著名哲学家、政治理论家和社会活动家卡尔·柯尔什首次提出并使用的。法国哲学家梅洛·庞蒂沿用了这一术语。英国马克思主义历史学家、新左派理论家和政论家佩里?安德森专门著述对西方马克思主义进行了探讨。20世纪20-30年代、60-70年代以及20世纪末和21世纪初的第一个10年,西方马克思主义经历了三次发展高潮,涌现了一批代表性人物以及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产生重大影响的成果。但时至今日,学者们对“西方马克思主义”的内涵尚未形成统一认识。笔者认为,认真梳理概念内涵的不同理解,对深入研究西方马克思主义至关重要。
  一、学术界关于“西方马克思主义”概念的四种解释
  1、把西方马克思主义作为苏联马克思主义、官方马克思主义或斯大林主义的对立物
  科尔什从与俄国马克思主义对立的角度首次提出并使用“西方马克思主义”的概念。梅洛·庞蒂基本赞同科尔什的这一解释。在《辩证法的历险》一书中,他从自然辩证法、反映论等方面论证了西方马克思主义与列宁主义的对立。安德森认为,社会主义革命向除俄国之外其他国家传播的失败、俄国社会内部的腐败是西方马克思主义产生的历史背景。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安德森也把西方马克思主义区别于俄国马克思主义。霍华德和金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史》一书,采纳了西方马克思主义的这一理解,他们强调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及其追随者“在四分之一世纪还多的时间里,都把斯大林看作是马克思主义的最高理论家,把苏联看作社会主义方案的生动体现。” [1](p33)
  一些学者认为,当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依靠马克思主义取得政权以后,布尔什维克政党垄断了马克思和他的思想,布尔什维克的观点逐渐成为唯一的马克思主义观点。苏联马克思主义即官方马克思主义或者斯大林主义的典型特点是强调中央集权、阶级斗争、清除异己、自我封闭。它是一种僵化的教条,把苏联官方或主要领导人对马克思的解读当作真理,认为只有经过“官方的许可”,只有“国家的首脑”才可以改变真理。[2](P6)对于持不同意见的人,批判、流放、清除出党甚至残酷镇压成为必然的选择。于是,在苏联和西方国家“关于马克思思想的公开诚挚的争论都停止了。”
  国外许多对马克思主义感兴趣的学者强烈反对苏联官方马克思主义、斯大林主义和苏联社会主义模式。他们认为,苏联的马克思主义不仅存在着重大理论错误,而且在实践中也十分有害。因此,必须对长期被苏联垄断的马克思主义进行新发展,这种经过“重新塑造”和“重新解释”的马克思主义被称为“西方马克思主义”。如德赛认为,苏联马克思主义割裂了马克思主义与人道主义传统之间的联系。当苏联入侵匈牙利、苏共二十大对斯大林主义进行彻底清算以及马克思的许多旧手稿开始重见天日以后,“新左翼在西方也诞生了。在大学校园内外,西方马克思主义成了一项严肃的、不断发展的事业。”[3](P40)20世纪90年代初,随着苏联、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解体,苏联马克思主义被宣告死亡,而西方马克思主义却充满生机与活力。
  由于把西方马克思主义作为苏联马克思主义或斯大林主义的对立概念,导致许多在苏联时代非常活跃的一些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一度被排除在西方马克思主义学者的阵营之外。如莫里斯·多布曾被贴上斯大林主义者的标签。推动马克思主义在美国发展与传播的保罗·斯威齐,由于坚定支持苏联而无缘“西方马克思主义者”的称号。作为法兰克福学派的早期重要经济学家,格罗斯布的马克思主义研究成果也曾长时间遭到忽视。
  2、把西方马克思主义作为欧洲马克思主义或西欧马克思主义的另一种称呼,以区别于东欧马克思主义和俄国马克思主义
  19世纪晚期,针对伯恩斯坦认为资本主义不可能立即崩溃的论点,被称为“马克思主义的教主”的考茨基怒不可遏,断言伯恩斯坦的“马克思主义已经崩溃了”,因为伯恩斯坦不仅没有把马克思主义发展到更高的形态,反而在批评者的面前投降认输。因此,考茨基劝说伯恩斯坦试着“在英国工人运动中寻找一个位置”,从而成为“英国社会主义的代表”。 [3](P92)考茨基的这番论述,可以明显看出东欧马克思主义尤其是俄国马克思主义与西欧马克思主义的对立,同时包含着一种自负:即前者才是马克思主义的正统,后者不仅没有发展反而背离了马克思主义的传统。因此,考茨基宣告伯恩斯坦代表的西欧马克思主义破产了。
  科尔什既把“西方马克思主义”与俄国马克思主义相区分,又把它作为“西欧马克思主义”的同义语。有国内学者认为,科尔什的“西方马克思主义指的就是一种植根于西欧国家的马克思主义”,他之所以提出西方马克思主义的概念,主要是为了与俄国的马克思主义相区分,“因为俄国当时通常被视为东方国家。” [4]
  佩里·安德森认为西方马克思主义就是欧洲马克思主义,甚至只包括德国、法国和意大利三个国家的马克思主义研究成果。他强调从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初期以来,欧洲马克思主义基本上就愈来愈集中于德国、法国和意大利--在这三个国家里,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和之后,得到大部分工人阶级衷心拥护的强大的共产党与数量众多的激进知识分子结合了起来。在这个地区之外,由于不具备这个或那个条件而妨碍了成熟的马克思主义文化的出现。”[5](P40)在安德森看来,除了欧洲或者说除了德、法、意三国之外,世界其他地方都不具备研究马克思主义的条件,更不可能出现有影响的研究成果。因此这些国家和地区成为西方马克思主义的大本营。
  由于把西方马克思主义限定为欧洲,因此,专门研究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美国和日本学者自然不被包括在这个范围内。而如果按照安德森的解释,英国的马克思主义者也会遭受同样的排斥。而事实上,第二战世界大战之后尤其是20世纪60-70年代以后,美国、英国和日本的马克思主义研究非常活跃,创建了一些专门研究马克思主义的期刊和网站,出版了许多有创新性的马克思主义研究成果,并涌现了一批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推广产生深远影响的学者。因此,上述关于西方马克思主义地域性特征的强调,是自我封闭和固化的反映,不利于马克思主义研究在全世界范围的推广和传播。
  3、把西方马克思主义作为与正统马克思主义、古典马克思主义或经典马克思主义相区别的一个概念
  需要指出的是,在本文的框架下,正统马克思主义、古典马克思主义和经典马克思主义具有同一含义,三者都是指马克思和恩格斯二人亲自创建的理论体系和学说观点,这些思想分布于马克思和恩格斯独立或合作完成的一系列重要理论著作中,它们是马克思主义的原始来源。熊彼特使用了“正统马克思主义”一词,把恩格斯和考茨基等人划归为正统马克思主义者,认为他们的主要工作就是“小心地重复解释‘导师’的意思”,他们的研究既没有“实质性的新东西”,又没有“实质性的异议”。[6](P196)安德森则使用了“经典马克思主义”的称呼,他把马克思、列宁和托洛茨基作为经典马克思主义的主要代表人物,并认为曼德尔的《晚期资本主义》是在经典马克思主义范畴内对二战后全球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首次分析。[4] (P126)
  但需要指出的是,苏联马克思主义或官方马克思主义不能被归结为正统马克思主义、古典马克思主义或经典马克思主义的框架下,因为有很多学者至今仍在怀疑苏联马克思主义血统的纯正性,他们甚至还归纳出斯大林主义背离马克思和恩格斯传统的若干具体例证。
  英国著名马克思主义者德赛主要以经济学的视角研究西方马克思主义。他从时间的维
  度区分了西方马克思主义和古典马克思主义,并对西方马克思主义进行了批判。根据德赛的理解,西方马克思主义是指马克思以后的政治经济学,而古典马克思主义则是以《资本论》等马克思的著述为代表的原汁原味的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他认为,马克思逝世之后,西方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越来越背离古典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传统。更为严重的是,20世纪80年代末以来,西方马克思主义无法合理解释以下两个新问题:第一,为什么苏联东欧剧变导致许多国家纷纷放弃社会主义的道路?第二,资本主义国家为什么没有像曼德尔等人预言的那样快速走向灭亡反而呈现出非常好的发展势头?面对世界格局出现如此重大的变故,西方马克思主义却不能提供有说服力的解释,因此德赛不无遗憾地宣称“西方马克思主义死了”。[7](P4)在宣布西方马克思主义死讯的同时,德赛仍然不忘寻找解释上述现实问题的答案,他把目光转向了古典马克思主义,认为相比西方马克思主义来说,古典马克思主义仍旧充满活力,他发出了向古典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复归的号召。
  4、把西方马克思主义等同于哲学研究,作为一个哲学流派或思潮
  西方马克思主义产生后的几十年间,长期局限于哲学领域,他们以哲学作为研究主题,
  多数研究者的身份是哲学家。如被安德森称为西方马克思主义的“三个真正创始人”的卢卡奇、科尔什和葛兰西,都是哲学家。“欧洲马克思主义……的整个重心从根本上转向了哲学。从卢卡奇到阿尔都塞,从柯尔什到科莱蒂,这整个传统中最引人注目的一件事实就是:专业哲学家在其中占了压倒优势。”[5](P65)值得一提的是,20世纪50-60年代后,当西方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的主阵地转移到高等院校之后,相关学者的学科背景也大多是哲学。如意大利共产党的一位重要人物德拉?沃尔佩,同时也是一位专业哲学家,在哲学研究上尤其强调科学抽象的重要性,20世纪60年代他甚至挑起了一场范围较广的哲学论战。
  由于专业哲学家充斥西方马克思主义研究者的队伍,西方马克思主义的研究成果必然表现为哲学的研究成果,安德森将这种现象称为“令人困惑的倒转”。也就是说,从马克思思想转变的轨迹看,哲学是他最初的研究专长和兴趣所在,但是,19世纪40年代初,由于卷入“林木盗窃法”和摩塞尔河流域农民破产等与物质利益相关问题的争论,马克思由哲学转入政治经济学的研究。与马克思的思想发展脉络相反的是,西方马克思主义在诞生之后,却丧失了高度关注社会现实问题的批判精神,表现出明显与社会现实脱节的特点,逐渐转向晦涩难懂的哲学问题探讨。所以安德森不无遗憾地说:“西方马克思主义整个说来,似乎令人困惑地倒转了马克思本身的发展的轨道。马克思这位历史唯物主义的创始人,不断从哲学转向政治学和经济学,以此作为他理想的中心部分;而1920年以后涌现的这个传统的继承者们,却不断地从经济学和政治学转回到哲学”。[5](P68-69)
  20世纪70年代末,西方马克思主义开始进入中国学者的研究视野。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国内也一度把西方马克思主义等同于哲学流派或哲学思潮。如有学者归纳了西方马克思主义三个发展阶段的主要特点:认为第一阶段以卢卡奇的《历史与阶级意识》以及柯尔什《马克思主义和哲学》的发表为开端,主要特色是用黑格尔主义解释马克思主义,反映西方哲学中的人本主义传统;第二阶段除了继续保持人本主义研究传统以外,还出现了反映西方哲学的科学主义传统;第三阶段则主要利用分析哲学解释马克思主义。[8]( P8-9)该书概括的六个西方马克思主义流派,完全可以用六个西方哲学流派来取代。2007年,由中共中央编译局中国现实问题研究中心和《马克思主义与现实》杂志社组织编写的《西方马克思主义研究前沿报告》(李惠斌、薛晓源主编),作为国内出版的、比较重要的一部专门研究西方马克思主义的论文集,作者绝大多数是国内一流的哲学家和国外一些著名大学的哲学教授。总体上看,西方马克思主义研究传入我国的几十年间,国内学者或者将其作为现代外国哲学的一个分支,或者将其作为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一个组成部分。他们除了对柯尔什、卢卡奇、葛兰西、霍克海默、马尔库塞、哈贝马斯、萨特等人物及理论观点的研究,还集中探讨诸如异化、人道主义、价值理论、主体性、实践唯物主义等哲学问题,并在后现代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方面取得了一定的进展。
  需要强调指出的是,上述归纳并不能全面、准确和完整地概括出西方马克思主义的内涵特征。这一方面是由于个人研究能力的限制,另一方面是由于西方马克思主义涵义的混乱与界限的模糊不清。笔者认为,随着时代的变迁以及研究进程的深入,西方马克思主义将呈现出不断变动的特点,新的内容将会不断地被注入,其外延和内涵也都会发生一系列新变化。如兴盛于20世纪中后期、能够“或多或少在马克思主义学说中发掘出一些新东西” [6](P197)的新马克思主义,对辩证法、劳动价值论、转形理论不感兴趣,却对帝国主义、崩溃理论、积累理论、危机理论以及贫困化问题倾注了大量的热情。按照熊彼特的归纳,希法亭、卢森堡、格罗斯曼、斯威齐、琼?罗宾逊等人都被称为新马克思主义学者,而事实上,他们与本文提到的一些西方马克思主义学者并无二致。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新马克思主义应该属于西方马克思主义的范畴。再以英国的新左派为例,其第一代和第二代领导人包括汤普森、安德森等一直被作为西方马克思主义的重要代表人物。如汤普森由于对英国工人阶级形成过程的研究,被认为“比较好地超越了经典马克思主义”,他不仅使“马克思主义焕发了活力”,而且实现了马克思主义的“英国化”。[9]此外,关于西方异端经济学中的激进政治经济学、分析的马克思主义、美国积累学派和法国调节学派等与马克思主义的关系问题,也将构成学术界长期研究的热点。

查看原文
    1. 西方马克思主义启蒙思想的批判特质
    2. 西方马克思主义的演化及前沿问题①
    3. 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四条路径及其评价
    4. 黄其洪: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哲学主体地位
    5. 当代西方马克思主义剥削理论的政治哲学转向
    6. 生态马克思主义研究的中国视阈
    7. 东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区别及其实质
    8. 马克思主义哲学史上的列宁阶段
    9. 中国马克思主义者论苏联马克思主义哲学普遍性
    10. 陈先达: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要更上层楼
    相关链接 - 当代中国研究所 - 中国社会科学院网 - 两弹一星历史研究 - 人民网 - 新华网 - 全国人大网 - 中国政府网 - 全国政协网 - 中国网  - 中国军网 - 中央文献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