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国史网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重要新闻 | 影像记录 |  教育指南
中国概况 | 人物长廊 | 大事年表
国史珍闻 | 图说国史 | 60年图片
专题研究 | 理论指导 | 政治史 | 经济史 | 征文启事 | 学 者
学术争鸣 | 学科建设 | 文化史 | 国防史 | 地方史志 | 学 会
论点荟萃 | 人物研究 | 社会史 | 外交史 | 海外观察 | 境 外
特别推荐 | 文 献 | 统计资料
口述史料 | 图 书 | 政府白皮书
档案指南 | 期 刊 |  领导人著作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雷达信息 >> 经济生态
科学理解马克思的按劳分配思想
作者:    发布时间:2011/09/2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字体:(     ) 关闭窗口
  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中,曾经明确表述了这样一个思想,即未来社会,将会以劳动时间作为计量个人消费品分配的尺度。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按劳分配思想。后来,他在《哥达纲领批判》中,明确地把未来共产主义社会区分为“共产主义社会的第一阶段”和“共产主义社会高级阶段”,并全面地阐述了在共产主义第一阶段将实行“按劳分配”的思想。
  一、《哥达纲领批判》中告诉我们哪些必须坚持的按劳分配思想
  我国正处于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虽然与经典作家当年设想的社会主义第一阶段有着较大的差别,但就其基本经济制度而言,与经典作家的设想是吻合的。因此,马克思主义按劳分配理论的基本原理仍然是我们必须坚持的。这些原理主要有:
  1.按劳分配存在于公有制经济之中的原理。马克思说:“消费资料的任何一种分配,都不过是生产条件本身分配的结果”,“如果生产的物质条件是劳动者自己的集体财产,那末同样要产生一种和现在(指资本主义社会——引者)不同的消费资料的分配”。
  2.在共产主义第一阶段,劳动还仅仅是谋生手段,因而必须实行按劳分配的原理。在这一阶段,还必须默认“劳动者的不同等的个人天赋,从而不同等的工作能力,是天然特权”。
  3.在公有制经济中,劳动者依据所付出的劳动量取得个人消费品的原理。“每一个生产者,在作了各项扣除之后,从社会方面领回的,正好是他所给予社会的。他给予社会的,就是他个人的劳动量。”
  4.按劳分配中的“劳”以劳动时间或劳动强度计量的原理。为了使劳动成为一种尺度,“就必须按照它的时间或强度来确定”。
  5.在个人分配之前先要在社会总产品中扣除劳动者为公共基金而进行的劳动(即6项扣除)的原理。“不是每一个单个工人成为这种‘自己劳动的十足收入’的所有者,而是纯由工人组成的整个社会成为他们劳动的总产品的所有者,由这个社会把总产品的一部分分配给他们劳动的成员去消费,一部分用以补偿和增加自己的生产资料,一部分积累起来作为生产和消费的后备基金。”[1]
  6.按劳分配中存在着“资产阶级权利”的原理。以劳动时间或强度作为统一的尺度,度量每一个劳动者的劳动,体现了平等的原则,但是,“这种平等的权利,对不同等的劳动来说是不平等的权利”。因为它等于默认不同等的工作能力是“天然特权”。“所以,在这里平等的权利按照原则仍然是资产阶级的权利”。
  6.在共产主义第一阶段还不能实行按需分配的原理。“在共产主义社会高级阶段,……在随着个人的全面发展,他们的生产力也增长起来,而集体财富的一切源泉都充分涌流之后,——只有在那个时候,……社会才能在自己的旗帜上写上:各尽所能,按需分配!”
  二、按劳分配理论中有哪些需要结合新的实际丰富和发展的理论判断
  如果我们把马克思当年设想的按劳分配的条件与我国现阶段所具备的现实条件作一个对比,就会发现,它们之间存在着重大的差别,由此引起人们对当今社会主义社会还能不能实行按劳分配、怎样实行按劳分配的疑问。
  按照马克思恩格斯的设想,社会主义社会的生产资料直接归社会所有,商品和商品生产已经消失,每一个人的劳动,无论其特殊的用途是如何的不同,从一开始就成为直接的社会劳动。因此,劳动的复杂程度或劳动的质的区别可以忽略不计。这样,按劳分配中劳动量的计算也是简单易行的,它可以直接按劳动者的个人劳动时间或强度计量。而我国现阶段,商品经济还存在并要继续发展;生产资料所有制实行以公有制为主导,多种所有制并存的结构;个人劳动还必须借助于商品货币关系转化为社会必要劳动,然后才可以比较;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的差别、简单劳动与复杂劳动的差别仍需要在利益差别上得到体现。所有这些差别都说明,需要根据现实条件对按劳分配问题做出新的研究。
  面对这一问题,我们必须首先明确的是,在19世纪,马克思、恩格斯所面临的最实际最急切的理论任务,在于揭露和批判资本主义并批判机会主义对社会主义的种种歪曲。他们有关未来社会的一些设想,或是在批判资本主义制度的时候,从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规律中合乎逻辑地推导出未来社会的客观走向;或是在批判机会主义的情况下,针对机会主义的谬论粗线条地勾画出未来社会应该是一个什么样子。他们并没有、也不可能具体地研究社会主义的每一个细节。正如列宁所说:“马克思丝毫不想制造乌托邦,不想凭空猜测无法知道的事情。马克思提出共产主义的问题,正像一个自然科学家已经知道某一新的生物变种是怎样产生以及朝着哪个方向演变才提出该生物变种的发展问题一样。”[2]其次,在马克思恩格斯看来,必须以辩证的观点来考察未来社会即共产主义社会的分配问题。1890年,恩格斯在给奥托·伯尼克的一封信中写道:“我认为,所谓‘社会主义社会’不是一种一成不变的东西,而应当和任何其他社会制度一样,把它看成是经常变化和改革的社会。”的确,马克思恩格斯在他们的研究中,只是为我们大致指出了未来社会个人消费品分配将循以进行的总方向,他们从来“不打算把什么最终规律强加给人类”。
  因此,在理论设想与现实条件差异较大的情况下,完全照搬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原有的理论,来解释现实生活中的按劳分配问题,既行不通,也不符合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意愿。马克思主义按劳分配理论的某些论断需要结合新的实际予以丰富和发展。这些论断主要有:
  1.关于按劳分配是在生产资料归社会直接所有的条件下进行的论断。马克思设想,未来社会生产资料归社会直接所有。而我国现实经济生活中,生产资料所有制状况是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并存的经济结构。除公有制经济外,还有个体经济、私营经济、外资经济、中外合资经济、股份制经济等等;在公有制经济内部又有国家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之分,即使在同一性质的公有制中,也还存在企业与企业之间的利益差别。这就是说,现实社会主义社会还没有能达到生产资料归社会直接所有。鉴于条件的变化,经典作家关于实行按劳分配的所有制条件的理论需要丰富和发展。
  2.关于按劳分配是在纯粹计划经济和产品经济条件下进行的论断。按照经典作家的设想,在社会主义社会,商品经济将被有计划的产品经济所代替,因而个人消费资料的分配也不再需要以商品交换的形式出现。我国的现实情况是商品经济不但没有消亡,反而要大力发展。特别是在我国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转轨以后,按劳分配的市场经济环境更提出了丰富和发展经典作家这一论断的要求。
  3.关于劳动者的个人劳动一开始就直接构成社会总劳动的一个部分,因而其劳动量的计量直接而简便易行的论断。经典作家的这个论断是从未来社会不再存在商品经济的前提下提出的,既然社会主义还存在并要大力发展商品经济,那么,这个论断也就不适应社会主义现阶段,需要结合新的实际丰富与发展。
  4.关于复杂劳动与简单劳动的区别可以忽略不计的论断。经典作家认为,“在按社会主义原则组织起来的社会里”,训练有学识的劳动者的费用“是由社会来负担的,所以复杂劳动所创造的成果,即比较大的价值也归社会所有。工人本身没有任何额外的要求”[3]。我国的情况显然与经典作家当年的设想不同,从事复杂劳动的劳动者还不能不要求在个人消费品分配上与他们所付出的劳动相适应,因而,在计量劳动量的时候,有一个复杂劳动化为倍加的简单劳动的问题。经典作家这一论断同样也需要结合新的实际丰富与发展。
  应当指出,上述各点在我国的社会主义实践中许多已经被突破。特别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随着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的转轨,社会主义分配理论包括按劳分配理论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其中最主要的发展是确立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分配原则,即个人收入分配要坚持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制度。并且明确地提出,要把按劳分配和按生产要素分配结合起来,确立劳动、资本、技术和管理等生产要素按贡献参与分配的原则;同时强调加强政府对收入分配的调节职能,调节差距过大的收入。
  在党的十七大报告中,中央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分配理论又有了新的发展。胡锦涛同志在十七大报告中,一是对分配格局提出了更高的目标,即“合理有序的收入分配格局形成,中等收入者占多数,绝对贫困现象基本消除”;二是在强调“要坚持和完善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的同时,又强调了初次分配和再分配都要处理好效率和公平的关系,再分配更加注重公平;三是提出了逐步提高居民收入分配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着力提高低收入者的收入;四是提出了“创造条件让更多群众拥有财产性收入。保护合法收入,调节过高收入,取缔非法收入”以及“扩大转移支付,强化税收调节,打破经营垄断,创造机会平等,整顿分配秩序”,以“逐步扭转收入分配差距扩大趋势”。
  为了扭转分配差距扩大的趋势,温家宝同志在十一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政府工作报告》中进一步指出:“一要抓紧制定调整国民收入分配格局的政策措施,逐步提高居民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加大财政、税收在收入初次分配和再分配中的调节作用。创造条件让更多群众拥有财产性收入。二要深化垄断行业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完善对垄断行业工资总额和工资水平的双重调控政策,严格规范国有企业、金融机构经营管理人员特别是高管的收入,完善监管办法。三要进一步规范收入分配秩序。保护合法收入,调节过高收入,取缔非法收入,逐步形成公开透明、公正合理的收入分配秩序,坚决扭转收入差距扩大的趋势。”
  三、按劳分配理论中必须破除的对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式理解
  在按劳分配问题上,有人以我国现在还不具备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关于实行按劳分配条件的设想为由,否认我国社会主义现实生活中可以实行按劳分配。
  对此,我们必须首先明确,决定一个社会采取什么样的分配制度,其主要依据是生产资料的所有制性质。我国现阶段实行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因此,在分配制度上,也就理应实行以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方式。
  在公有制经济中所以实行按劳分配制度,是因为在公有制经济中已经具备了实行按劳分配的基本条件:
  从生产资料所有制来看,虽然还没有实现如马克思、恩格斯当年设想的生产资料直接归社会所有,但是,就同一公有制经济单位内部来说,劳动者对生产资料已经具有了平等的所有、占有和使用的权利。因而,在个人消费资料的分配上,除了必须考虑“劳动者的不同等的个人天赋,从而不同等的工作能力,是天然特权”之外,再没有其他特权可考虑。
  从劳动的交换形式来看,由于现实社会主义社会仍然采取商品经济的形式,因而不可能像马克思、恩格斯所预言的那样实现直接的劳动相交换。但是,这种条件的变化所改变的只是按劳分配的形式,即社会主义现实条件下的按劳分配,不像马克思设想的那样按实物形式进行分配,而是要通过货币按价值形式进行分配,这并不会改变按劳分配的实质。
  在商品经济条件下实行按劳分配,最为困难的是个人劳动量的计量问题。在社会主义商品经济条件下,个人劳动必须首先作为公有制经济单位(例如企业)总体劳动的一个组成部分,通过货币价值关系实现为社会必要劳动,然后在公有制经济单位内部按付出的劳动多少计量。这个过程要复杂得多、困难得多。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这种计量就无法进行。正如有学者所说,任何一个理论和实践的原则,都有一个具体操作和实现的问题。操作的难易和实现的充分与否,同原则本身是否成立是两回事情。[4]
  四、按劳分配理论中必须澄清的附加在马克思主义名下的错误观点
  在阐述我国目前实行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的合理性时,出现了一些值得商榷的观点,这些观点常常是附加在马克思主义理论名义下出现的。
  一是把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作为按生产要素分配的依据。有人提出:“从产品的价值形式来看,价值决定于社会必要劳动时间这一客观规定也为按生产要素分配提供了理论依据。理由是,社会必要劳动是由一定的物质生产条件和人身劳动条件结合在一起的产物。”[5]同上述观点相仿,有人从“按要素分配”的事实倒过来论证按要素分配与劳动价值理论的关系。有人写道:“‘按生产要素贡献分配’,显然是以默认各种生产要素对商品价值都有一定贡献为前提的,而同只承认劳动是价值唯一源泉的观点有明显的差别。”并说,如果认为“资本等物的要素,仅仅对使用价值的增加有贡献,而对价值增殖无作用,那么,它们就没有资格要求分配”。[6]
  上述看法的症结首先在于把价值的创造和价值的再现混为一谈。在产品的生产中,非劳动生产要素构成产品的物质条件,并把凝结于自身的过去劳动(旧价值)转移到新产品。但是这种旧价值的转移仅仅是旧价值在新产品中的再现,不会有任何新的价值增加。只有活劳动才是价值的唯一源泉。上述观点认为资本等物的要素也可创造价值,并以此为由,论证按生产要素分配的合理性,显然是背离马克思劳动价值理论的。其次,上述观点的症结又在于把对价值创造的贡献与对资本增殖的贡献混为一谈。资本的增殖是指投资者除了收回预付资本外,还凭借资本所有权获得剩余价值或利润。这个增殖部分不是来源于资本自身,而是来源于劳动。对资本增殖的贡献,绝不等于对价值创造的贡献。把对资本的贡献当作对价值创造的贡献,并以此论证按要素分配的合理性,同样不符合马克思的劳动价值理论。再次,上述观点的症结还在于把价值的生产和价值的分配混为一谈。价值生产问题讲的是收入分配对象的来源问题,而价值分配则讲的是按什么制度、什么方式进行分配的问题。虽然,在商品价值关系存在的情况下,无论实行何种分配方式,其分配的源泉都与劳动价值理论有关,但是,劳动价值理论并不是决定分配制度的理论依据。价值怎样分配所依据的是生产要素所有权的归属,而不是这些生产要素在“社会必要劳动”形成中起什么作用。
  二是把按劳分配当作按要素分配的一个组成部分。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按劳分配的“劳”指劳动力,也即按劳分配就是按劳动力价值分配。或者说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按劳分配中的“劳”与按生产要素分配中的“劳”是一致的,按劳分配包含在按要素分配之中,按劳分配只是按生产要素分配的一个组成部分。[7]
  针对这种观点,有必要弄清楚下述几对概念:第一,按劳分配与按生产要素分配是依据截然不同的两种分配制度,前者分配的依据是劳动者在生产中付出的劳动量,后者分配的依据则是生产要素的所有权。两种分配制度分别存在于不同的经济制度中,只能讲可以并存,却不能说谁包含谁。第二,按劳分配中的“劳”不等于按生产要素分配中的“劳”。按劳分配是按生产中劳动者所付出的劳动量进行分配,分配是在生产过程结束,生产成果作过必要的社会扣除之后,再按劳动者所付出的劳动量多少进行分配,所分配的产品中可以包含劳动者创造的利润或剩余价值。按生产要素分配中的“劳”指的则是劳动力价值。劳动力作为生产要素参与分配,实质上是把劳动力作为商品出卖而得到一定时期的价值或价格。这种“分配”是发生在生产过程开始之前,在生产过程中由劳动者创造的剩余价值,已经与劳动者无关。第三,按劳分配的“劳”是指在产品生产中所付出的劳动量,而不是指“劳动力”。劳动力是“人的身体即活的人体中存在的、每当人生产某种使用价值时就运用的体力和智力的总和”[8]。劳动力的使用和消费就是劳动,当它在使用之前,劳动只是潜在地存在于人体内。这种潜在形态下的劳动如果说能够参与分配,只能是凭借其所有权参与分配,而这种分配只能叫做按劳动力要素分配,而不是按劳分配。
  坚持马克思关于社会主义分配的基本原理,并根据当时当地的具体条件发展马克思主义分配理论,是我们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重读马克思的《哥达纲领批判》,科学理解马克思关于按劳分配的思想,对认识和坚持目前我党实行的分配制度,具有重要意义。
  [参考文献]
  [1]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8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64.247.
  [2]列宁选集第3版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187.
  [3]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版第20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1.219.
  [4] 卫兴华.经济学文集第1卷[M].北京:经济科学出版社,2002.783-784.
  [5] 晏智杰.关于按生产要素分配的理论依据问题[J].吉首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1(1).
  [6]董德刚.从单一要素价值论到系统价值论[J].《研究生教育》,2005(2).
  [7]王振中.市场经济的分配理论研究[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4.
  [8]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版第2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190.
  (作者:国家行政学院研究员)
  责任编辑:春华

查看原文
    1. 关于1977~1978年按劳分配讨论的再研究
    2. 1958年的稿酬制度
    3.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实现了社会制度优势与市场机制优势的有机结合
    4. 增量产权分配:分配正义的关节点
    5. 政治观更新不能丢了马克思主义
    6. 王赞新:收入分配改革的历史线索与目标取向
    7. 国有企业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第一主体
    8. 以更加均衡的经济结构缩小贫富差距
    9. 分清共同富裕的几个不同层次
    10. 任泽平:实践科学发展观 推动收入分配改革
    相关链接 - 当代中国研究所 - 中国社会科学院网 - 两弹一星历史研究 - 人民网 - 新华网 - 全国人大网 - 中国政府网 - 全国政协网 - 中国网  - 中国军网 - 中央文献研究室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当代中国研究所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京ICP备06035331号
    地址:北京西城区地安门西大街旌勇里8号
    邮编:100009 电话:66572305 66572306 Email:gsw@icc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