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国史网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重要新闻 | 影像记录 |  教育指南
中国概况 | 人物长廊 | 大事年表
国史珍闻 | 图说国史 | 60年图片
专题研究 | 理论指导 | 政治史 | 经济史 | 征文启事 | 学 者
学术争鸣 | 学科建设 | 文化史 | 国防史 | 地方史志 | 学 会
论点荟萃 | 人物研究 | 社会史 | 外交史 | 海外观察 | 境 外
特别推荐 | 文 献 | 统计资料
口述史料 | 图 书 | 政府白皮书
档案指南 | 期 刊 |  领导人著作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雷达信息 >> 党史党建
刘仁静与中共北京组织的创建
作者:    发布时间:2015/01/09    来源:北京党史
  字体:(     ) 关闭窗口

  刘仁静(1902—1987),作为最年轻的中共一大代表、中国共产党北京早期组织的最初成员,是中共北京组织乃至中国共产党创建的亲历者。其早年在北京的革命经历,是其从进步学生成长为早期马克思主义者的转变过程,也是其参与党的创建,并为之发挥了积极作用的过程。本文将党早期组织的创建与刘仁静个人成长转变这两种过程紧密结合,梳理、阐释刘仁静在这个时代大势中的收获与作用。

  一、致力追求进步,成为北京早期活跃的学生运动骨干

  (一)追随恽代英,加入互助社,为其追求进步创造思想条件

  刘仁静中学时代在湖北武昌求学期间,刻苦学习,努力上进,开始接触社会、接触各种思潮,阅读陈独秀主编的《新青年》、章士钊主编的《甲寅》、杨贤江主编的《学生杂志》等著名报刊。1917年10月,恽代英在武昌创办“以群策群力自助助人”①为宗旨的互助社,刘仁静慕名加入,并成为恽代英的知音朋友。恽代英勉励他,“当以重大之责任自任,不当徒以望人”,在原则上教导他“作事必求切实进行,计日成功”②,而且在具体做法上予以示范。

  刘仁静切实习得了一些自强自励及待人接物的具体经验,并努力到社会实践中去学习互助,给人留下“有志用功”的深刻印象,为以后大学学习期间因时利势,追求进步,接受马克思主义奠定了思想基础。恽代英赞扬说:“养初亦勇猛精进,可以为师”,“养初之向上、力学、忍让、助人,余所见唯一能预备将来者”。③正因为如此,恽代英喜欢和他讨论问题,还时常通过写信进行笔谈。为了他成长的益处,对他性格中好犯主观偏执的错误,恽代英也时常提醒:“气不重,未能极意委曲以事天下,多正色斥呵他人之时,非与人为善之道”④。

  (二)求学北大,投身五四,为其接受马克思主义奠定实践基础

  1918年7月,16岁的刘仁静离开家乡,考入北京大学学习。当时,新文化运动正在蓬勃兴起,北京大学正是新文化运动的主阵地,各种新思想在这里交汇碰撞。刘仁静被马克思主义、无政府主义、国家主义、基尔特社会主义和工团主义等各种新思潮包围,自觉“见识倍增,茅塞顿开”。⑤北大仁人志士和国内外名家的汇聚,及其丰富的图书资源,更是让求知若渴的刘仁静如鱼得水。他大部分时间都泡在了图书馆里,“读得津津有味,常常一连好几个小时都不知疲倦”⑥。

  随着政局的变化和政治思想领域新旧势力斗争的日益激化,时代唤醒越来越多的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肩负起历史使命,走出书斋。刘仁静在这种时势中,逐渐改变了过去不关心政治的思想状况,越来越主动地参与政治斗争。

  1919年5月4日,五四运动爆发。刘仁静和爱国学生一起参加游行示威活动,并参与了火烧赵家楼行动。6月3日,北京各校为反对当局保护卖国贼、镇压爱国学生的命令,发动数百名学生上街讲演,当日有170多名学生被拘⑦。刘仁静不顾军警横行,无视被捕受伤的危险,坚持演说,终亦昂然入狱。张国焘在其回忆中说:“那位书呆子刘仁静在六三被捕时,曾因爱国狂热与军警大闹。”⑧在各地人民群众的声援下,北京政府不得不于6月7日释放被捕学生,10日免除三位亲日派官员的职务。刘仁静出狱后,拿起笔写文章来宣传,为保证中国政府不在巴黎和约上签字而投入新的斗争。6月24日,恽代英在日记中写道:“夜接养初信,论不签字,快极透极,益长进矣”⑨。6月28日,在巴黎的中国政府代表在全国人民的压力之下拒绝在和约上签字,五四运动取得又一个胜利。

  但是,五四运动的余波并未平息。北京政府向北大施压,逼蔡元培挂冠出走。7月,北大学生发动挽蔡斗争。北京政府当局以“充当‘敢死队’”、“私设刑堂罪”等罪名拟逮捕包括刘仁静在内的11名北大学生。7月29日,刘仁静等由同学护送自行投案,并留下告别书:“弟等今随鲁、王、朱诸君往法院受质矣。为维持本校计,领略次犴狴况味,殊有余甘。同学幸勿为念。所望振作精神,以与彼恶魔奋斗,各尽所能,以维护团体,勿令我神圣之大学神圣之教育界陷入黑暗势力圈内,则弟等虽糜驱以殉,亦所不惜。”⑩8月21日,开庭公开审理此案,“五六百人因座位已满不能全入,皆冒雨立于门外静候消息”11。在法庭上,刘仁静虽年龄较小,但态度坚定,引起外界不小的关注。《晨报》记者特别写了这样报道:“更有学生刘仁静,今年只十余龄,亦与鲁士毅等同被羁押,昨日出庭时,审判长令其答辩,彼竟莫名其妙,不自知所犯何罪。而辩护人则时时请堂上出注意,谓彼十数龄之小子,实在极可同情云云。此一事亦为记者出席旁听席后所恻恻不忘者也。”12因各界压力,法庭于8月26日宣判:孟寿椿、刘仁静等5人无罪,鲁士毅、汪文彬等6人因私擅监禁罪及伤害罪拘役14日到徒刑4个月不等。

  在这场斗争中,刘仁静以热血赤诚,毫无畏惧,迎战囹圄生活。那时他和一道遭监禁的10名学生大多是学生运动中的骨干,他们结成患难战斗之友,为他扩大视野,在更大的斗争中锻炼自己,进入先进分子的行列奠定了宝贵的实践基础。

  二、致力马克思主义的研究和实践,成为北京共产党早期组织的最初成员之一

  (一)参加少年中国学会,找到一条向上的出路

  青年刘仁静积极参加政治活动,引起了少年中国学会的注意。据他回忆:“我出狱后,有一天,在我的宿舍里,我见着一个人走进来,他年近三十,面庞清秀。他见着我和我热情握手,慰问我,并对我在五四运动中的行动表示称赞。我们谈了许多,最后他介绍我加入少年中国学会。”13

  少年中国学会是由王光祈、李大钊等发起,以奋斗、实践、坚忍、俭朴为信条的一个全国性进步团体,而且是五四时期存在时间最久、会员最多、分布最广的一个社团,总部设在北京。

  刘仁静自1919年9月14经王光祈介绍参加少年中国学会后,视野更为开阔,并且结识了两位对他一生有重大影响的良师益友李大钊和邓中夏。当时刘仁静年仅17岁,正值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形成时期。学会兼容并蓄,容许各种思潮存在其间,在给他提供思想自由发展机会的同时,又培养了他海纳百川的情怀。少年中国学会的风格和优秀会员给予他许多好的熏陶和及时的帮助。正如沈泽民所说:“少年中国学会的特色便是在同时包容一切冲突的观念,而在这纷乱中找出一条向上的道路。”15刘仁静正是在这纷乱中找到了一条向上的出路。

  他积极参与学会的会务工作,多次参加少年中国学会在北京中央公园来今雨轩举办的茶话会,大家一起商谈会务、讨论问题、交流思想。他还积极介绍其他志同道合的青年入会,他中学时代的学长和挚友恽代英以及朱自清等就是经他介绍成为学会一员的。

  同五四前后其他社会团体一样,少年中国学会内部在思想倾向上各不相同。北京共产党早期组织成立前,李大钊等在帮助北京地区的一些社团端正方向上做了许多工作。在北京共产党支部的促成下,北京的少年中国学会成员聚集在来今雨轩,为1921年7月召开的南京年会开了几次准备会,讨论学会的“主义”问题。在明确学会的社会主义方向上,刘仁静和邓中夏、黄日葵等多数人达成一致意见,认为“学会有采用一种主义的必要,而且不可不为社会主义。”16 1921年7月,刘仁静同邓中夏一起前去参会。17在南京大会上,刘仁静也响应邓中夏,积极发言,表明学会应标明主义的立场。后来,在1923年少年中国学会苏州大会后,刘仁静还写了《对学会的一个建议》,表达他对学会着眼当下中国反对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的政治要求,改造组织,加强联合等建议。18

  (二)参加马克思学说研究会,成为早期马克思主义者

  那时,北京以李大钊等为代表的先进知识分子从一开始就同情和支持苏俄的十月革命,以学习和宣传马克思学说为基础,探求解放中国的道路。

  1920年3月,在李大钊的指导下成立了北京大学马克思学说研究会。刘仁静与邓中夏、高君宇、黄日葵等都是学会的发起人,蔡元培从北大借了两间屋子给研究会做活动场所。以此为依托,刘仁静在这里和大家一起努力搜集、学习马克思主义文献。而当时的北大图书馆亦有许多马克思主义著作方面的藏书,都是时任图书馆主任的李大钊从各地选购而来的,但中译本不多。刘仁静利用中学就读教会学校积累下的扎实英文基础,阅读了一些英文版的马克思主义书籍,如《共产党宣言》《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哥达纲领批判》《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法国1848年-1850年的阶级斗争》《法兰西内战》《费尔巴哈与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国家与革命》等。19他的这些对马克思著作的阅读、学习,自认为还“谈不到什么钻研,更谈不到如何联系实际,基本上是只克服了文字障碍,明白了大意”20。此外,考虑到研究的需要和成员的兴趣,研究会也分组分专题进行深入研究,涉及到阶级斗争、无产阶级革命及共产党等专题,并把《资本论》也作为单独的一项研究内容。21刘仁静也积极参与此项研究,“埋头读马克思的《资本论》”,并提出“笼统的学生运动已不济事了,现在要根据马克思的学说来组织一个共产党”。22

  综合马克思学说研究会的研究活动和张国焘的回忆,可以看出刘仁静此时专注于马克思主义的学习和研究,并且在思想认识上有了进一步的飞跃。同时,这些活动也有力地扩大了十月革命和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和影响。

  虽然刘仁静早期对马克思主义著作还不是系统完整地研究,但结合当时环境和时势的影响,从中加深了其对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认识到工人阶级在革命中的重要性,开始关注和思考改造中国的道路,探索中国革命的前途和手段。1920年,刘仁静曾与来到北大探望他的中学时代的良师益友恽代英就此进行过激烈的争论。他反对恽代英当时的“平和经济革命论”和办工读互助团的主张,认为“中国一定要经过革命,用俄国式的暴力手段才能把当前的武人政权推翻,实行无产阶级革命,才能够建设新生活”。23同年暑假,刘仁静在与恽代英关于如何改造中国的通信中,仍坚持马克思主义观点,以共产主义为社会发展的目标,以流血的革命为实现这一目标的必然手段。24可以看出,这时的刘仁静在认识上已转变成为早期马克思主义者。

  (三)参与创建北京共产党早期组织,被戏称为“小马克思”

  在刘仁静加入少年中国学会、马克思学说研究会的同时,正值苏俄发表对华宣言,宣布废除帝俄时代的对华特权,赢得了各派人物的欢迎和好感。中国的先进分子们,此时不仅关注马克思的学说,更在研究、探索俄国革命成功的道路。刘仁静也认同陈独秀、李大钊等在中国建立共产党的想法。1920年10月,李大钊、张申府、张国焘3人在北大红楼发起成立了共产党在北京的早期组织北京共产党小组,因“罗章龙和刘仁静两位对马克思主义较有研究”,经张国焘介绍罗、刘二人“欣然参加”了北京党组织。25张国焘、邓中夏、刘仁静就被称为党内的“北大三杰”,刘仁静还是有名的“舌战理论家”,言必称马克思,动辄要无产阶级专政,被戏称为“小马克思”26。另外,经李大钊接洽,黄凌霜等主张无政府主义的5人也加入进来。

  无政府主义者一开始就存在与共产主义者在无产阶级专政认识上的分歧。1920年11月,一次解决争端的小组会议上,刘仁静特别强调,无产阶级专政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如果不承认这一点,就无法一致进行宣传工作。27訛经过激烈争论,小组内的无政府主义分子除陈德荣以外都立刻退出了党组织。同月,张申府去了法国里昂大学教书。同月,北京共产党小组开会决定正式将党组织命名为中国共产党北京支部。在会上讨论工作分配时,决定由罗章龙、刘仁静、张国焘负责发起组织社会主义青年团。随后,在北京大学学生会办公室召开北京社会主义青年团成立大会。基于担任少年中国学会会计主任的工作经历,刘仁静被选为会计。1921年3月30日,召开北京社会主义青年团第四次大会。刘仁静在会上发言提出成立团的机关“必添设计物,经济上应请各位同志设法特别捐助”,并被选为团执行委员会的会计委员。第五次大会上“报告了团的经费收支情况,收支数目尚余17.2元”。28可见,社会主义青年团在建立之初活动是相当频繁的,刘仁静在其间也积极发挥个人的作用,致力于团的建设发展。

  (四) 成为中共一大北京代表,担任翻译,参与起草会议文件

  作为北京共产党早期组织的骨干分子,刘仁静最为史界关注的,还是他作为北京代表参加中共一大一事。对于被推举为参加一大代表,刘仁静回忆说,在接到上海的通知时,他和邓中夏、张国焘等正在西城的补习学校,“为报考大学的青年学生补课”,随即召开了一个推举代表的会。“邓中夏说他不能去,罗章龙也说不能去,于是就决定由我和张国焘两个人去出席‘一大’”。29这种种偶然与必然性,造就了刘仁静“最年轻的一大代表”这个身份。

  在“一大”会议上,19岁的刘仁静担任两位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和尼科尔斯基的翻译,并参与起草大会文件的工作。刘仁静在一大上最引人注目的还是他与当时党内著名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李汉俊所开展的辩论。李汉俊主张,世界上有俄国的十月革命,还有德国社会党的革命;中国应先派人到俄、德去考察,在国内成立一个类似马克思主义大学的研究机构,从事精深的研究后,才能最后决定中国共产主义采取哪种党纲和政纲;具体而言,中国共产主义革命时机尚未成熟,目前应注重研究和宣传工作,支持孙中山的革命运动,待孙中山革命成功后,共产党人可以参加议会。这在当时某种程度上说是比较符合中国国情的。与之针锋相对的是,刘仁静则主张中国共产党应信仰革命的马克思主义,以武装暴动夺取政权,建立无产阶级专政,实现共产主义为最高原则;并认为中国共产党不应该只是马克思主义的研究团体,也不应对国民党和议会活动有过多幻想,应积极从事工人运动,以为共产革命做准备。30经过大会讨论,多数代表赞成刘仁静的主张,即中共应确立无产阶级专政的基本原则,并将其写入了大会通过的文件。

  三、致力马克思主义的宣传与斗争,成为《先驱》创办者

  在参加完中共“一大”之后,刘仁静留在上海协助李达做了一段时间的宣传工作,于12月回到北京。在上海期间,他协助李达筹办人民出版社,出版马列著作,从事理论宣传等的经历,积累了一些宣传出版的经验,回到北京后便着手筹办刊物。在李大钊的支持下,他与邓中夏一起,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北京地方执行委员会的名义,筹备创办了《先驱》(《The Pioneer》)。

  1922年1月15日《先驱》创刊号问世,编辑部设在北大文学院内,邓中夏和刘仁静为主编。刘仁静在发刊词中提出,刊物着眼于“努力唤醒国民的自觉,打破因袭、奴性、偷惰和依赖的习惯而代以反抗的创造的精神”;“本刊第一任务是努力研究中国的客观实际的情形,而求得一最合适宜的实际的解决中国问题的方案。”此外,“还要介绍各国社会主义运动的成绩和失败之点,以供我们运动的参考”。31本期创刊号还刊载了他以“仁任”为名发表的题为《革命与社会主义》的评论,邓中夏也以“重远”为笔名发表了《共产主义与无政府主义》一文;另译述了列宁的《民族殖民地问题提纲初稿》,宣传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独立解决本国问题;等等。由此可见,《先驱》自初问世,就标明了马克思主义的立场。《先驱》创刊时原定为半月刊,但因种种限制,在北京只出版了1922年1月15日、2月5日、2月15日三期,多以相当篇幅宣传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介绍苏联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状况,同时对社会主义青年运动的情况也有重要的反映、介绍。32

  《先驱》在这一时期的创刊出版,对扩大社会主义青年团早期的影响,加强对团员的马克思主义教育,统一全团思想,都起了积极的作用。它鲜明的立场和不断扩大的影响,也招致了北洋军阀政府的注意,被以“内容多系鼓吹社会主义,若不赶紧查禁,深恐为害地方”33为由查禁。后来,《先驱》迁往上海,成为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机关刊物。刘仁静虽不再任主编,但仍经常为《先驱》撰稿,致力于马克思主义的宣传和改造社会的理论与实践的斗争。

  1922年9月后,刘仁静随陈独秀一起离京前往莫斯科参加共产国际第四次代表大会。刘仁静随后的人生轨迹逐渐远离北京。

  在刘仁静诞辰110周年之际,我们回望党的创建时期刘仁静的成长轨迹和党的创建历程,总结和客观评价刘仁静的可贵贡献,清晰展现了时势与先进分子之间,唯因时利势、因应互动方能有所作为的历史发展规律。

  ①②③④⑨《恽代英日记》,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1年版,第174、375、427、412、568页。

  ⑤23刘仁静:《勇猛为革命奋斗的战士》,《回忆恽代英》,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第180、181页。

  ⑥20刘仁静:《回忆我在马克思学说研究会的情况》,《党史研究资料》第1辑,四川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60、63页。

  ⑦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中国共产党北京历史》第1卷上册,中共党史出版社2011年版,第40页。

  ⑧22 25 27 30张国焘:《我的回忆》上册,东方出版社2004年版,第80、80、101、103、131页。

  ⑩ 《北大学生之通电》,《晨报》1919年7月31日。

  11《北大学生案公判情形再记》,《晨报》1919年8月23日。

  12 《北大学生案公判听记》,《晨报》1919年8月22日。

  13 刘仁静:《怀念王光祈先生》;王光祈学术研究会:《王光祈研究论文集》,1984年内部版。

  14关于其加入时间,根据1919年10月15日出版的《少年中国》所刊“会务纪闻”所载:“本年八九月间新加入会员刘仁静……等五人”,以及其本人回忆,可初步判断为1919年9月。

  15《少年中国》第3卷第9期(1922年4月)。

  16 《少年中国》第3卷第1期(1921年8月)。

  17 29刘仁静:《回忆党的“一大”》,《“一大”前后》(二),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209页。

  18 《少年中国》第4卷第7期(1923年9月)。

  19 26 张广立等:《刘仁静》,中共党史人物研究会编:《中共党史人物传》第75卷,第389、390页。

  21吴家林、谢荫明:《北京党组织的创建活动》,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1年版,第96页。

  24《少年中国》第2卷第9期(1921年3月15日)。

  28《五四爱国运动档案资料》,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0年版,第671页。

  31《“先驱”发刊词》,团中央办公厅编:《中国青年运动历史资料》(内部发行)第1册,第104页。

  32 33北京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北京志·新闻出版广播电视卷·期刊志》,北京出版社2006年版,第31页。

  (作者单位: 中共北京市委党史研究室)


查看原文
    1. 张 淼:开拓北京发展新境界
    2. 冬奥为何花落北京?
    3. 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推动北京科技创新中心建设
    4. 人民时评:如何牵住北京发展的“牛鼻子”
    5. 北京今年公开哪些政府信息?
    6. 首都北京正成为国家经济中心
    7. 新中国成立初期政治中心建设中北京角色作用探析
    8. 北京:管理创新破“堵局”
    9. 破解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重大现实问题
    10. 北京外交 这个冬天并不冷
    相关链接 - 当代中国研究所 - 中国社会科学院网 - 两弹一星历史研究 - 人民网 - 新华网 - 全国人大网 - 中国政府网 - 全国政协网 - 中国网  - 中国军网 - 中央文献研究室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当代中国研究所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京ICP备06035331号
    地址:北京西城区地安门西大街旌勇里8号
    邮编:100009 电话:66572305 66572306 Email:gsw@icc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