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国史网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重要新闻 | 影像记录 |  教育指南
中国概况 | 人物长廊 | 大事年表
国史珍闻 | 图说国史 | 60年图片
专题研究 | 理论指导 | 政治史 | 经济史 | 征文启事 | 学 者
学术争鸣 | 学科建设 | 文化史 | 国防史 | 地方史志 | 学 会
论点荟萃 | 人物研究 | 社会史 | 外交史 | 海外观察 | 境 外
特别推荐 | 文 献 | 统计资料
口述史料 | 图 书 | 政府白皮书
档案指南 | 期 刊 |  领导人著作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国史辨析 >> 崇敬民族英雄
欧阳雪梅:毛泽东与新中国社会主义文化建设
发布时间: 2016-05-04    作者:欧阳雪梅    来源:党的文献 2013-05-07
  字体:(     ) 关闭窗口

文化是一个民族的血脉,是人民的精神家园,是推动国家发展和民族振兴的强大力量。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缔造者,毛泽东非常重视新中国的文化建设,以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深刻阐述了新中国文化建设的重要地位与作用;领导确立了马克思主义在思想文化领域的指导地位,奠定了党在文化领域的领导权;明确了文化为人民大众服务的发展方向,把“人民”二字写在了社会主义文化的旗帜上提出了“古为今用”和“洋为中用”的基本原则,终结了近代以来关于古今中外文化关系的论争,开拓了民族文化前进的道路;制定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文化发展方针,繁荣文化艺术、发展科学技术,开辟了新中国文化事业蓬勃发展的局面,开创了中华文化发展前所未有的新时代,奠定了新中国社会主义文化的基础,为当代中国的发展进步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

一、明确文化建设在社会主义建设总体布局中的战略地位

文化是政治、经济的反映,文化建设同政治建设、经济建设等一样,都是社会主义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19401月,他在著名的《新民主主义论》中全面勾画新中国的蓝图时指出:“我们不但要把一个政治上受压迫、经济上受剥削的中国,变为一个政治上自由和经济上繁荣的中国,而且要把一个被旧文化统治因而愚昧落后的中国,变为一个被新文化统治因而文明先进的中国。”“建立中华民族的新文化,这就是我们在文化领域中的目的。”[①]毛泽东将“新文化”与新政治、新经济并列,把文化建设作为“新社会、新国家”建设的重要内容,强调了文化的重要地位。

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夕,毛泽东充满激情地预言:“随着经济建设的高潮的到来,不可避免地将要出现一个文化建设的高潮。中国人被人认为不文明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们将以一个具有高度文化的民族出现于世界。”[②]人民革命的胜利和人民政权的建立,给人民的文化教育和人民的文学艺术开辟了发展的道路。中国新政府的责任是“领导全国人民克服一切困难,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建设和文化建设,扫除旧中国所留下来的贫困和愚昧,逐步地改善人民的物质生活和提高人民的文化生活。”[③]明确了新中国成立后发展生产和发展文化教育两大历史任务。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确立“四个现代化”的战略目标,毛泽东主张其中有一个“科学文化现代化”[④]。这就明确了文化建设在社会主义建设总体布局中的战略地位。

二、确立了马克思主义在文化建设领域的指导地位

马克思主义在思想文化领域中指导地位的确立,是无产阶级领导权在思想文化领域的反映或必然延伸。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的确立是社会主义文化的核心。马克思主义认为,“统治阶级的思想在每一个时代都是占统治地位的思想。这就是说,一个阶级是社会上占统治地位的物质力量,同时也是社会上占统治地位的精神力量。”[⑤]毛泽东旗帜鲜明地提出:“在我们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里,无论在党内还是在思想界、文艺界,主要的和占统治地位的必须力争是香花,是马克思主义”。[⑥]新中国成立初期,毛泽东采取了三方面的措施在文化领域确立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

首先,组织开展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学习。在青年学生和知识分子中提倡和鼓励学习马列主义,学习的内容主要包括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中国革命史、新民主主义论。为配合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学习、宣传和普及,除了组织编译出版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著作,因为毛泽东思想是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中共中央决定出版《毛泽东选集》,于19505月成立《毛泽东选集》出版委员会。毛泽东亲自审定收录的文章,并为某些文章写了题解和注释特别注意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的大众化宣传,在《人民日报》和《学习》、《新建设》杂志组织刊登大量的理论普及文章,解读马克思主义基本概念和基本观点。《人民日报》重新发表毛泽东的“两论”时,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李达编写了解说,毛泽东对李达深入浅出的解说非常赞赏,于1951327日写信赞扬:“这个《解说》很好,对于用通俗的言语宣传唯物论有很大的作用。”并指出:“关于辩证唯物论的通俗宣传,过去做得太少,而这是广大工作干部和青年学生的迫切需要”。[⑦]毛泽东以中国人熟悉的知识和人民的新实践阐释并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理论,所以,许多人都是通过读毛泽东著作开始了解和接受马克思主义的。

其次,指导知识分子的思想改造。在旧知识分子中的绝大多数“不是受着封建思想的束缚,就是受着帝国主义奴化思想的侵蚀”。[⑧]一方面,中国有着两千年的封建社会历史,封建思想根深蒂固;另一方面,近代以来,在“西学东渐”的大背景下,特别是英、美等资本主义国家对中国“孜孜不倦”的文化渗透下,许多知识分子深受个人主义、自由主义思想的影响。因此,新中国成立初期,意识形态领域呈现思想多元化,价值观念混乱,必须教育这些知识分子克服非无产阶级思想。只有对“担负起教育别人的角色”[⑨]的文化创造和传播主体的知识分子进行价值观、世界观的更新和改造,进行一场意识形态革命,才能确立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构建无产阶级的话语权。195110月,毛泽东在政协一届三次全会上指出,知识分子的思想改造,“是我国在各方面彻底实现民主改革和逐步实行工业化的重要条件之一”。[⑩]知识分子要“向工人学习,向农民学习……向自己的教育对象学习”,“他们就有一个先受教育的任务”。[11]思想改造运动从教育界开始,随后推进到文艺界、学术界和整个知识界。毛泽东还专门为文艺界的改造做出批示,要求各级从事文学艺术工作的负责同志高度重视,通过整顿使文化工作向着健康的方向发展。

再次,领导对错误的文化思想的批判。电影《武训传》的错误历史观是毛泽东批判的第一个靶子。这是对当时普遍存在的非马克思主义文化思想倾向的批判。之后相继开展对梁漱溟思想的批判、对俞平伯《红楼梦》研究观点的批判引申出来的对胡适派思想的批判、对胡风文艺思想的批判,对五四以来的保守主义、自由主义和激进的小资产阶级文化思潮进行清算。尽管毛泽东作为政治领袖直接干预文艺讨论不太妥当,容易混淆文化、思想问题与政治问题的界线,但新中国文化发展的首要任务,是确立马克思主义在文化领域的指导地位,确立新的文化评价标准,以树立马克思主义社会发展观、历史观、哲学观和文化观,这普遍涉及到知识分子的世界观和阶级立场,极大地影响了哲学、历史、文艺、教育等知识界、文化界的各个领域。这是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的必经阶段。所谓“不破不立,不塞不流,不止不行”。正是在毛泽东等一批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的努力下,马克思主义作为一种世界观,作为分析社会的方法论,在文化领域得到迅速普及,马克思主义的思想与理念,得到知识分子普遍的认同。马克思主义作为文化领域的唯一指导思想地位开始确立,新的文化范式初步奠定。

三、指明了文化为人民大众服务的发展方向

文化建设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是人文化为人民大众,文化服务于人民是毛泽东制定文化战略、领导文化发展的核心理念,他把“人民”二字写在了社会主义文化的旗帜上,并贯彻于文化建设的实践。中国是文明古国,但是旧中国,文化只是少数士大夫之间的唱和文化,几千年来文化跟普通民众少有互动,全社会识字的人极少,文盲率极高。毛泽东认为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文化应该“为一般平民所共有”,决不应该是“少数人所得而私”的文化[12],“应为全民族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工农劳苦大众服务,并逐渐成为他们的文化。”[13]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开宗明义,“为什么人的问题,是一个根本问题,原则的问题。”[14]他从文艺与生活、文艺与人民的关系,系统地阐述了人民生活是一切文学艺术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唯一的源泉。革命文艺要表现“新的人物,新的世界”,强调人民群众在文化中的主体地位,提出要正确文化普及与提高的关系,把在大众中普及文化放在重要地位。为此,毛泽东不仅要求一切革命的文学家艺术家“联系群众,表现群众,把自己当作群众的忠实的代言人”[15]而且期待从工农兵大众中造就大批知识分子、文化人,“将来大批的作家将从工人农民中产生。”[16]为了方便工农劳苦民众掌握文化,推动我们的事业更快地前进,“文字必须在一定条件下加以改革,言语必须接近民众”。[17]在毛泽东的指导下,催生了一大批导向正确、艺术水平高、雅俗共赏、特别为群众喜闻乐见的艺术精品,形成了革命文艺大发展大繁荣的局面,为新中国哺育了一批文艺工作者和文艺大家。

新中国成立,建立了人民的国家,毛泽东关于人民群众在文化建设中的主体作用,即人民群众是文化的主体,也是文化服务的对象这一理念得以继承并发扬光大,来自根据地的文化实践亦成为新中国文化实践的发展基础。19497月,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第一次代表大会召开,毛泽东要求全中国一切爱国的文艺工作者团结起来,“进一步联系人民群众,广泛地发展为人民服务的文艺工作,使人民的文艺运动大大发展起来。”[18]大会确立了新中国文艺为人民服务首先为工农兵服务的方向,开启了新中国人民文艺的主潮。19499月,作为临时宪法性质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文化教育为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文化教育,应以提高人民文化水平,培养国家建设人才……发展为人民服务的思想为主要任务,正式确立“文化为人民服务”的指导方针。从此,人民群众文化事业蓬勃开展发展适合群众需要的新文学艺术和电影的创作,发展各类舞台剧本,改进表演艺术,开办各类学校,识字扫盲等等,文化向人民大众敞开大门,彻底打破了知识精英垄断文化的格局。文艺工作者满腔热情地深入工农兵、了解工农兵、表现工农兵,使文艺创作在主题、题材、人物、风格等方面都呈现出新面貌,反映社会主义建设,宣传革命和建设事业中的英雄模范和歌颂新社会大公无私的道德风尚的大批优秀的文艺作品涌现,深受人民群众的喜爱。为人民大众的文化导向带来了中国社会精神面貌的极大变化。1952年,冯友兰介绍过当时的情况:“在我们社会里,我们底道德标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仅仅在三年之内,已成为普通人的实践的目标。在朝鲜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每一个人都在不避一切的危险,自觉地为人民服务;在生产各部门的劳动模范,每一个人都在克服一切的困难,自觉地为人民服务。在三年之中,使社会上每一个人都在道德方面提高了,实现了中国以前书本中所常说到而永未实现过的‘移风易俗’的盛事。”[19]

四、提出了“古为今用”和“洋为中用”的文化建设基本原则

正在建设的社会主义文化如何处理与既有文化即传统文化和西方文化的关系,是新中国文化建设亟待解决的重要问题。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本位文化”论与“全盘西化”论一直争论不休。毛泽东提出了“古为今用、洋为中用”、“推陈出新”原则,终结了这个长期困扰知识分子的文化论争。

中国在长期的封建社会中创造了灿烂的古代文化,中华文明在世界上曾处于领先地位,民族文化是几千年的积淀。毛泽东从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出发,坚持文化发展的继承性,充分肯定本民族文化遗产的历史地位和存在的价值,他主张“给历史以一定的科学的地位”,认为“清理古代文化的发展过程,剔除其封建性的糟粕,吸收其民主性的精华,是发展民族新文化提高民族自信心的必要条件”[20]强调:“我们是马克思主义的历史主义者,我们不应当割断历史。从孔夫子到孙中山,我们应当给以总结,承继这一份珍贵的遗产。”[21]但是,毛泽东决不是无批判地兼收并蓄。传统文化的整个体系是封建性质的,传统文化从来都是旧制度的维护者,不可能用来做变更旧制度、旧秩序的救世良方。“我们应当善于进行分析,应当批判地利用封建主义的文化,而不能不批判地利用” 。[22]对传统文化中精华与糟粕杂揉,民主性与封建性并存的状况,毛泽东做了大量的选择、分析、批判、改造工作,彻底摒弃那些反映封建宗法制度的旧意识、剥削阶级旧观念,而对于具体的历史文化遗产,则主张批判地继承,充分吸收丰富的文化传统资源,作为新文化建设的养料。正是“从古为今用”意义上,他提出:“中国古典著作多得很,现在是分门别类地在整理,用现代科学观点逐步整理出来,重新出版。”[23]

对于西方文化,毛泽东主张“洋为中用”。指出:“对于外国文化,排外主义的方针是错误的,应当尽量吸收进步的外国文化,以为发展中国新文化的借镜;盲目搬用的方针也是错误的,应当以中国人民的实际需要为基础,批判地吸收外国文化。”[24]毛泽东大力提倡吸收外国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