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国史网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重要新闻 | 影像记录 |  教育指南
中国概况 | 人物长廊 | 大事年表
国史珍闻 | 图说国史 | 60年图片
专题研究 | 理论指导 | 政治史 | 经济史 | 征文启事 | 学 者
学术争鸣 | 学科建设 | 文化史 | 国防史 | 地方史志 | 学 会
论点荟萃 | 人物研究 | 社会史 | 外交史 | 海外观察 | 境 外
特别推荐 | 文 献 | 统计资料
口述史料 | 图 书 | 政府白皮书
档案指南 | 期 刊 |  领导人著作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国史辨析 >> 维护国家荣誉 >> 关于“抗美援朝”
曲爱国:是美军的罪行还是中朝方面的“谎言”——关于抗美援朝战争反细菌战斗争的历史考察
发布时间: 2016-05-05    作者:曲爱国    来源:《军事历史》 2008-02-13
  字体:(     ) 关闭窗口

  19522月下旬,中朝两国政府先后发表声明,控诉美国军队违反国际公约,悍然在朝鲜和中国东北地区对中朝军民投放细菌武器,实施惨无人道的细菌战,犯下了新的罪行。中朝方面的控诉震惊了世界,美国政府矢口否认,并指称这是中朝方面编造的政治宣传“谎言”。在此后的一年左右时间里,中朝方面展开了规模庞大的以防疫工作为中心的反细菌战斗争。而战争双方除在战场上激烈交锋外,在外交、政治乃至学术舞台上进行了全方位的较量。

  朝鲜战争结束后,争论持续了几十年,期间所发表的各种学术著作和文章不计其数,分歧却始终存在。国际科学界和学术界都曾卷入了争论。199818,日本《产经新闻》刊载驻莫斯科记者内藤靖夫的文章及其所收集的原苏共中央档案抄件。其内容为:朝鲜战争期间,苏联顾问曾经协助朝鲜方面“伪造”控诉美军实施细菌战的证据,而中国政府则提供了关于美军实施细菌战的“虚假”情况。这一消息在国际冷战史学界引发了很大反响。美国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主办的《冷战国际史项目公报》1998年冬季号翻译发表了这些抄件,并配有两名美国学者的考证文章,认为这些抄件具有可信性,指出“这些新的证据非常重要”,将使得“长期以来关于美国在朝鲜使用细菌武器的争辩最终平息”(美国学者KathrynWeathersby,MiltonLeitenberg文章,见ColdWarInternationalHistoryProject:Buiieti《冷战国际史项目公报》,WoodrowWilsonInternationalCenterforScholars,Washington,D·C,1998。。本文所引用的原苏共中央档案抄件内容,也见于此)。中国学术界同样关注这些文献和美国学者的观点,有的学者以此对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和志愿军总部反细菌战决策的形成过程作出了新的解释,认为:中共中央作出反细菌战的决策,是基于志愿军指挥员的错误判断,反细菌战斗争在很大程度上是当时中国、朝鲜、苏联三国政府共同发动的“政治宣传”,其目的在于迫使美国改变在停战谈判中关于战俘处理原则上的立场,等等。

  真相到底如何?美军在朝鲜和中国东北地区进行细菌战,是美国违反国际公约的罪行,还是中朝方面为政治宣传而编造的政治“谎言”。这一史实的认定,不仅是一个复杂的学术问题,而且是一个敏感的政治和外交问题。它直接关系到对抗美援朝战争历史的认识,也涉及到对冷战历史的理解。本文试图依据中国反细菌战的档案文献,参考中国反细菌战亲历者的证词,通过对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和志愿军总部作出反细菌战决策过程的回顾与分析,对此作出回答。

  一、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和志愿军总部反细菌战决策过程

  现有中国档案表明,最早发现美军投掷细菌弹的是位于朝鲜铁原郡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第42军部队。1952127日夜间,美国飞机多批在该军阵地上空低飞盘旋,却没有像往常一样俯冲投弹。次日早晨,第375团战士李广福首先在驻地金谷里的雪地上发现大量苍蝇、跳蚤和蜘蛛等昆虫,散布面积约200长、100宽。(总后勤部:航美援朝战争后勤经验总结·专业勤务决397页,1987)随后,该团在外远地、龙沼洞、龙水洞等地也发现了大批昆虫,形似虱子、黑蝇或蜘蛛,但又不完全相似,散布面积约6平方公里,当地居民都不认识此虫。该军认为:“此虫发生可疑,数地同时发生,较集中密集大,可能是敌人散布的细菌虫”(第42军致志愿军司令部电,195222)。但该军卫生科技术设备和水平有限,无法确认昆虫是否带有细菌。

  志愿军总部接到报告后,彭德怀司令员当天即打电话给第42军军长吴瑞林,详细询问情况,指示采取坚决措施,消灭昆虫。(《抗美援朝中的第42军》,173-174页,北京,金城出版社,1995)志愿军后勤司令部除要求采取紧急消毒预防措施外,并要求第42军写出详细的书面报告,上送昆虫标本,请专家鉴别。26,志愿军司令部向各部队转发第42军关于发现异常昆虫的报告,要求各部队在驻地进行检查,查看有无同类昆虫存在,并要求各岗哨严密注意敌机投掷物品,发现可疑征候立即报告(志愿军司令部致各兵团、各军、各特种兵指挥所、各炮师、志愿军后勤司令部、铁路军管总局并报东北军区、中央军委电,195226)。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接到志愿军的报告后,同样非常重视。除指示志愿军采取有力措施进行防疫工作外,并派总后勤部卫生部防疫处副处长马克辛率细菌专家魏曦、寄生虫专家何琦于12日前往朝鲜实地了解情况,对相关昆虫标本进行培养化验,指导志愿军部队的防疫工作。

  此后数日,志愿军部队连续在朝鲜前方和后方多处发现美军投掷的蜘蛛、苍蝇、跳蚤等昆虫。到217,第42军、第12军、第39军和第19兵团部队驻地已发现类似情况8起,昆虫密度最高的地方达每平方米1000只。当时正值朝鲜一年中气温最低的季节,大量昆虫的反季节出现,且出现在美国飞机经过的地区,在飞机低飞盘旋后出现,情况异常。虽然暂时无法证明这些昆虫就是美国飞机所投掷,但可能性极大。防疫专家经过化验后,认为这些昆虫所带有的病菌,以霍乱、伤寒、鼠疫、回归热四种病菌可能性为大(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研究部著:《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战争史》第3卷,202页,北京,军事科学出版社,2000)。在这种情况下,志愿军总部不得不采取措施,防范敌人投掷带菌昆虫,制造混乱。217,中朝军队联合司令部下达防止敌人投放细菌的指示,要求全军必须高度警惕敌人投掷细菌昆虫的阴险行为,发现敌人投放的细菌性昆虫或其他可疑物品,除收集上送标本外,并立即采取严格的防疫措施进行消毒杀灭,同时作出详细报告(中朝部队联合司令部致各兵团、各军、各特种兵指挥部、各炮师并报军委、金日成首相、东北军区电,1952217)。

  就在这一指示发出后的同一天(17日)下午,4架美军飞机在平康西北下甲里第26军第234团阵地投下一物品,爆声沉闷,异味弥漫,几名干部当场被熏倒,周围雪地立时布满苍蝇,阵地上的官兵目睹了全部过程。这就证实了雪地昆虫系美军飞机所投掷。志愿军总部接到报告后,于218通报全军,指出:此前在其他各部队驻地发现之各类昆虫,“为敌机投掷而后散布者己无疑”,要求各部队必须加强对空警戒,发现敌机投下菌虫后,立即扑火,以免蔓延(志愿军司令部致各兵团、各军、各炮师、各特种兵指挥所、志愿军后勤司令部、铁路军管总局并报总参谋部、东北军区电,1952218)。至此,经过20多天的观察、检验,志愿军总部和总参谋部初步得出结论,美军可能正在朝鲜北方投放细菌武器,对中朝部队实施细菌战。218,代总参谋长聂荣臻向毛泽东等中央和军委领导人呈送报告,汇报美军在朝鲜投放昆虫的情况和对收集到的昆虫标本检验所得出的初步结论,称:美军投放的昆虫标本已经从朝鲜送回北京做进一步检验,究竟带何种病菌,还需要两天时间检验,“据专家估计以霍乱、伤寒、鼠疫、回归热四种病菌之可能性较大。如化验证实,防疫与灭疫工作,即须火速以大力进行”并需要苏联予以人力、物力援助(聂荣臻呈毛泽东并朱德、刘少奇、周恩来、林彪报告,1952218)。毛泽东阅后,于219批示:“请周总理注意此事,并予处理”。为防止意外,朱德特别批示:病菌标本“不宜送回,以免传染”。

  21912时,应周恩来的要求,总参作战部根据聂荣臻的指示向周恩来呈送了《关于敌人在朝鲜大规模进行细菌战情况的报告》,综合朝鲜战场情况和来自其他渠道的情报,判定美军正在朝鲜使用细菌武器,并认为美军此次进行细菌战,经过长期的准备,并得到了日本细菌战战犯石井四郎、若松次郎和北野政藏等人的帮助。

    1. 抗美援朝战争中国人民志愿军陆战装备运用的基本经验
    2. 抗美援朝与新中国成立初期知识分子的教育改造
    3. 抗美援朝:正义之战、扬威之战、固基之战
    4. 论抗美援朝运动中妇女组织的社会动员
    5. 抗美援朝的意义不容低估
    6. 专家座谈《伟大的抗美援朝》:伟大伟大精神产生伟大力量
    7. 对抗美援朝战争几个重大问题的认识
    8. 论抗美援朝运动中民众的爱国情感教育
    9. 抗美援朝文学的历史功绩
    10. 抗美援朝时期北京地区的代耕制度